最新信息
熱門(mén)信息

友聲計劃 | “自然之趣,簡(jiǎn)單大美,情感誠摯”——評鐘代華的兒童詩(shī)集《飛著(zhù)說(shuō)話(huà)》

來(lái)  源:重慶作家網(wǎng)      作  者:付冬生    日  期:2024年6月28日      

 

今年4月,鐘代華的第11部?jì)和?shī)集《飛著(zhù)說(shuō)話(huà)》由開(kāi)明出版社出版。詩(shī)集與葉圣陶的《稻草人》、冰心的《小桔燈》、馮驥才的《泥人張:馮驥才作品精選》、鄭振鐸的《無(wú)貓國》等25位名家名作一并被列入“稻草人兒童文學(xué)叢書(shū)·第一輯”。叢書(shū)由全國人大常委會(huì )副委員長(cháng)、民進(jìn)中央主席蔡達峰作序,全國政協(xié)副主席、民進(jìn)中央常務(wù)副主席朱永新提出創(chuàng )意并擔任主編。


《飛著(zhù)說(shuō)話(huà)》收錄詩(shī)人精選的66首兒童詩(shī),編排為四大板塊:動(dòng)物世界、植物天地、自然風(fēng)光以及日常生活場(chǎng)景。詩(shī)集有三大特點(diǎn):一是體現了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美妙情愫,引領(lǐng)讀者感受純凈無(wú)瑕的“自然之趣”。二秉持“簡(jiǎn)單大美”的創(chuàng )作哲學(xué),詩(shī)行間流露出兒童視角下的純真與質(zhì)樸,展現了兒童詩(shī)的獨特魅力。三是構建情感誠摯、蘊含哲理的詩(shī)意空間,激發(fā)深層思考,觸動(dòng)心靈深處。更令人欣喜的是,書(shū)中穿插的插畫(huà)生動(dòng)形象,洋溢著(zhù)濃郁的童趣與想象,為文字賦予了色彩與生命,每翻一頁(yè)都仿佛踏入一場(chǎng)視覺(jué)盛宴,讓閱讀之旅成為一次心曠神怡的審美探險。


一、“自然之趣”

英國詩(shī)人華茲華斯曾說(shuō):“大自然本身就像一個(gè)孩童一樣,全新而歡欣! 孩童與大自然之間存在著(zhù)一種本能且純潔的紐帶。在成長(cháng)過(guò)程中,孩子們在與大自然的接觸和探索中,逐漸構建起自己對這個(gè)多彩世界的初步理解。兒童詩(shī)中融入的自然意象,宛如一扇開(kāi)啟奇幻與探索之門(mén)的鑰匙,不僅點(diǎn)燃了孩子們的好奇火花,還悄悄地滋養和擴展了他們的內在宇宙。鐘代華以其獨特的文學(xué)敏感度,深刻地洞察到了自然與兒童之間的微妙聯(lián)結。在他的筆下,即便是最常見(jiàn)的花草樹(shù)木也被賦予了超乎尋常的生命活力,它們在詩(shī)的字里行間翩翩起舞,展現出別樣的生機與妙趣。每一行詩(shī)句,都是對大自然細微之處的一次深情凝視,激發(fā)起他們對大自然的探索。來(lái)看《白云的家》:

羊兒回家了/牛兒回家了/馬兒也回家了/風(fēng)中的草花/扯著(zhù)夕陽(yáng)的尾巴/畫(huà)著(zhù)黃昏中不想離去的/最后的那片霞/藍天/是不是天上的家/草原/是不是地上的家/湖水不說(shuō)話(huà)/把天的高 地的遠/全都藏在水底下/白云/你想回哪個(gè)家


鐘代華用簡(jiǎn)潔的語(yǔ)言和生動(dòng)的意象,描繪了一幅寧靜而又略帶憂(yōu)傷的鄉村暮歸圖景。首先,詩(shī)人用日常生活中常見(jiàn)的動(dòng)物歸巢場(chǎng)景,營(yíng)造出一種寧靜和諧的氛圍。這是對家的最直接、最質(zhì)樸的描繪,暗示了一種歸屬感和安全感。詩(shī)人通過(guò)擬人手法,賦予草花孩童般的頑皮,它們似乎不甘夜晚的到來(lái),抓緊享受最后的陽(yáng)光,表現了對白日時(shí)光的留戀和不舍,同時(shí)也隱含了對時(shí)間流逝的微妙感知!安幌腚x去”象征著(zhù)對美好事物的執著(zhù)追求,即使是在結束的邊緣也不放棄展現自己的光彩。緊接著(zhù),詩(shī)人提出疑問(wèn),“藍天/是不是天上的家/草原/是不是地上的家”句將廣闊的藍天和無(wú)垠的草原比喻為天上和地上的家,引發(fā)讀者對于“家”的更深層次思考。家不僅僅是一個(gè)物理空間,也是對心靈的慰藉和自由的向往,天空和草原代表了無(wú)限的寬廣和自由,更是對精神家園的渴望!昂徽f(shuō)話(huà)/把天的高/地的遠/全都藏在水底下”中,湖水平靜無(wú)聲,卻包容了天空的高遠和大地的遼闊,寓意深度和內斂的力量,象征著(zhù)家作為避風(fēng)港,能夠容納所有的夢(mèng)想與遠方。最后,詩(shī)人以問(wèn)句“白云/你想回那個(gè)家”結束,指向白云,既是對自然界的提問(wèn),也似乎是對每一個(gè)漂泊者靈魂的詢(xún)問(wèn),表達了對歸宿的探尋和對家的深深思念。通過(guò)對自然景象的描繪,詩(shī)人透過(guò)孩子們清澈的眼眸,看到一個(gè)更加絢爛多彩、充滿(mǎn)“自然之趣”的世界。


在鐘代華的兒童詩(shī)中,大自然不僅是背景,而是成為躍動(dòng)的靈魂,一個(gè)鮮活而迷人的主題。兒童眼中的大自然,不再是客觀(guān)景致的堆砌,而是充滿(mǎn)故事、情感與奇跡的秘境。在詩(shī)中,流淌的是兒童對這個(gè)世界的認知,以及在自然懷抱中所感受到的溫馨與喜悅!傍B(niǎo)兒唱/花兒開(kāi)/鳥(niǎo)聲和花色/都在陽(yáng)光下/鳥(niǎo)兒跟花兒/在比誰(shuí)更美/誰(shuí)的魅力大/在高枝上唱高調/鳥(niǎo)聲是一幅/飄在空中的畫(huà)/風(fēng)吹了/雨打了/鳥(niǎo)兒說(shuō)受不了/花兒只是笑/笑成雨后的彩霞”(《鳥(niǎo)兒與花兒》)通過(guò)鳥(niǎo)兒與花兒的“比美”設定,詩(shī)人描繪了大自然的美好景象,還構建了一幅大自然中鳥(niǎo)兒與花兒和諧相處的場(chǎng)景!傍B(niǎo)兒唱/花兒開(kāi)”展示了自然界的雙重奏,鳥(niǎo)語(yǔ)花香共同構成了春天“自然之趣”的樂(lè )章。童詩(shī)傳遞了一種自由、和諧的情感氛圍。其中,鳥(niǎo)兒與花兒之間的交流象征著(zhù)純真友誼和自由表達的重要性,同時(shí)也暗示了自然界的每個(gè)生命體都以自己獨特的方式參與這個(gè)自然世界的美好創(chuàng )造。正如李利芳教授評價(jià)鐘代華的兒童詩(shī):“凝聚于自然與童年間深層的內在關(guān)聯(lián),詩(shī)人創(chuàng )造出了一些非常富有表現力內核的審美意象! 


“烏云鉆出來(lái)/不知在哪里/滾得一身烏黑/黑頭黑手黑臉皮/還不知羞恥/辯來(lái)辯去/尖叫/怒吼/咆哮/烏云開(kāi)始撒野/揮閃魔鞭/蠻橫無(wú)理/看誰(shuí)還敢瞧不起”(《烏云撒野》)詩(shī)人巧妙地運用了比喻與擬人的藝術(shù)手法,將那些乍看之下令孩童感到驚懼的自然景象,轉變成一個(gè)個(gè)活潑靈動(dòng)、妙趣橫生的角色,讓大自然的每一面都躍然紙上,充滿(mǎn)“自然之趣”!坝袝r(shí)不聲不響/這里晃一晃/那兒閃一閃/想跟云朵握握手/擁抱彩霞的斑斕/其實(shí)雷電很著(zhù)急/想幫天下/化解干裂”“沒(méi)有雷鳴電閃/地是怎樣的地/天是怎樣的天”(《雷電閃閃》)在鐘代華的筆下,風(fēng)雨雷電不再是冷冰冰的力量展示,而是變成了富有情感的故事講述者,引領(lǐng)小讀者以一顆好奇而理智的心,去探索這個(gè)奇妙的世界。


在詩(shī)集《飛著(zhù)說(shuō)話(huà)》中,不少詩(shī)作是對“云朵、春風(fēng)、春雨、落葉、小花、森林”等純粹自然景色的童真筆繪,詩(shī)人將自然界錯綜復雜的規律巧妙融入孩子們純真夢(mèng)幻之中。這些詩(shī)不僅是視覺(jué)上的盛宴,更是心靈的啟蒙,它們在激發(fā)孩童探求自然奧秘的好奇心之時(shí),也悄悄播下了尊重自然、敬畏生命的種子。在這片由詩(shī)意搭建的奇幻王國里,鐘代華捕捉并呈現了孩童特有的視角——那種未被世俗沾染的純凈好奇,以及對周遭世界細膩入微的感受力。這種獨特的感知方式,像一座無(wú)形的橋,緊密聯(lián)結了天真爛漫的心靈與廣闊無(wú)垠的自然界,使得每次翻閱書(shū)頁(yè),都仿佛踏上了一場(chǎng)穿梭于“自然之趣”與“童心之美”間的夢(mèng)幻旅行,讓心靈得以在每一次閱讀中飛翔,感受大自然賦予的無(wú)限詩(shī)意與美好。


二、“簡(jiǎn)單大美”


兒童文學(xué)評論家高洪波說(shuō):“每一個(gè)孩子都擁有一個(gè)詩(shī)的靈魂,兒童詩(shī)滋養了一代又一代少年兒童的美好心靈!眱和且粋(gè)善于發(fā)現美、享受美,追求美的群體。一直以來(lái),鐘代華用行動(dòng)踐行“簡(jiǎn)單大美”的童詩(shī)創(chuàng )作哲學(xué),即語(yǔ)言美、情感美、畫(huà)面美、音樂(lè )美、意境美、想象美和哲思美。對此,鐘代華自己也說(shuō):“最美童詩(shī),當在美語(yǔ)中生長(cháng)童真的原色、本色、底色,美美交融,其美無(wú)窮!


“羊兒回家了/牛兒回家了/馬兒也回家了/風(fēng)中的草花/扯著(zhù)夕陽(yáng)的尾巴/畫(huà)黃昏中不想離去的/最后的那片晚霞”(《白云的家》)簡(jiǎn)練、純粹、潔凈,體現了兒童詩(shī)的語(yǔ)言美。


“別叫/別喊/別逗我/我在干活/不要打擾我”(《不要打擾我》)親切、熱烈,大愛(ài)大善,表現了兒童詩(shī)的情感美。


“風(fēng)兒也來(lái)熱鬧/怎么找/也找不到自己的影子/卻碰著(zhù)了/那棵樹(shù)/那朵花/那只鳥(niǎo)/那片云/惹得它們的影子/跟著(zhù)水波/搖來(lái)?yè)u去”(《風(fēng)的影子在哪里》)風(fēng)的形象鮮活、生動(dòng),表達了兒童詩(shī)的畫(huà)面美。


“能起舞/能奔跑/能閃耀/能開(kāi)花/一方玻璃/是不是雨的樂(lè )園/是不是奇險明亮的家/雖不能到達/山那邊的天涯/卻當了一次/玻璃上的/空中小飛俠”(《玻璃上的小飛俠》),抑揚頓挫,節奏明朗,韻律感強,易誦易記,表現了兒童詩(shī)的音樂(lè )美。


“抖掉身上的影子/學(xué)會(huì )藏住自己/真的很不簡(jiǎn)單/能藏身的地方/來(lái)一次躲閃/不只是被討厭/還是被另眼相看/趁機躲一會(huì )兒/說(shuō)不定會(huì )發(fā)現/另一個(gè)洞/另一座山/另一棵樹(shù)/另一朵花/另一片地和天”(《躲一會(huì )兒》)在詩(shī)中,鐘代華以孩子們常玩的游戲入手,隱含要保持獨立思考,不要人云亦云,尋找屬于自己的一方小天地,才能遇見(jiàn)不一樣的自己的道理,表達出兒童詩(shī)的哲思美。


此外,鐘代華的兒童詩(shī)還有種“反思之美”。反思“現代化”是其兒童詩(shī)的主題之一!叭绻俅钜淮畏e木/把城市重新建造/拆掉丑陋的/保留絕妙的古老/讓所有的窗戶(hù)/都能藍天白云/都能雨順風(fēng)調”(《積木城堡》)詩(shī)人借兒童熟悉且喜愛(ài)的積木搭建場(chǎng)景,深層次地反思了城市“現代化”進(jìn)程中的價(jià)值觀(guān)選擇與環(huán)境倫理問(wèn)題,鼓勵讀者特別是兒童,以更加批判性和前瞻性的視角去審視和構想未來(lái)的世界。在詩(shī)中,鐘代華直截了當地指出應去除城市化進(jìn)程中的不良產(chǎn)物,比如缺乏美感的建筑設計和對環(huán)境的破壞,轉而珍惜并維護那些承載歷史記憶與文化價(jià)值的古跡,強調了文化遺產(chǎn)保護的緊迫性!白屗械拇皯(hù)/都能藍天白云/都能雨順風(fēng)調”傳遞了一個(gè)強烈的信息——真正的“現代化”不應以犧牲自然環(huán)境為代價(jià),而應尋求人與自然的和諧共處,確保未來(lái)的居民能生活在既現代又綠色健康的環(huán)境中。這樣的表達富有創(chuàng )意地觸及了環(huán)保與可持續發(fā)展的主題,也引導年輕一代學(xué)會(huì )在發(fā)展與保護之間尋找平衡。

在《城市生病了》中,詩(shī)人用兒童未被世俗沾染的視角作為鏡子,映照出城市“現代化”進(jìn)程中的多維度與復雜性,指出現代社會(huì )繁華背后的隱憂(yōu),呼喚為孩子們重建一個(gè)美麗無(wú)瑕世界的重要性。


三、“情感誠摯”

兒童文學(xué)評論家束沛德說(shuō):“童詩(shī)是美麗的花園,是滋養孩子心靈成長(cháng)不可或缺的維生素!睂Υ,魯迅亦有洞察,他曾言:“孩子是可以敬服的,他常常想到星月以上的境界,想到地面以下的情形,想到花卉的用處,想到昆蟲(chóng)的語(yǔ)言,他想飛上天空,他想潛入蟻穴……”與成人相比,孩子的世界獨特而純真,他們能從細微之處感知情感的誠摯,直接觸及世界的本真。正是秉承這份深刻的體悟,鐘代華用貼近兒童的視角與質(zhì)樸純真的語(yǔ)言,滿(mǎn)腔深情去勾勒孩童眼中的自然、動(dòng)植物以及日常生活,傳達對兒童深沉的愛(ài)護。


“星星與星星/都在各自閃亮/卻只能隔岸相望/是不是有難言的孤獨/甚至冰涼得有點(diǎn)憂(yōu)傷”(《光芒的憂(yōu)傷》)詩(shī)人通過(guò)星星的意象,傳達了一種細膩而微妙的真實(shí)情感體驗。星星是孤獨個(gè)體的象征,雖然各自散發(fā)著(zhù)光芒,卻因為空間上的遙遠而無(wú)法靠近彼此!笆遣皇怯须y言的孤獨/甚至冰涼得有點(diǎn)憂(yōu)傷”句直接表達了孤獨感的深度與復雜性。在現實(shí)中,孩子內心的孤獨并不容易用言語(yǔ)表達,它像夜空中的星光一樣冷冽而遙遠,帶著(zhù)一種淡淡的哀愁。這種憂(yōu)傷不一定是明顯的痛苦,而是更加細膩、難以名狀的情緒,如同星光,雖美,但背后卻藏著(zhù)不易察覺(jué)的涼意。詩(shī)題“光芒的憂(yōu)傷”本身即是一種鮮明的對比,光芒通常象征希望、活力與美好,而憂(yōu)傷則是負面情緒的體現。這種對比強調了即使是在看似耀眼的生命中,也可能伴隨著(zhù)不可忽視的孤獨與憂(yōu)郁。它提醒我們,每個(gè)孩子的生活都有其光彩的一面,同時(shí)也可能隱藏著(zhù)不易察覺(jué)的悲傷和孤獨!豆饷⒌膽n(yōu)傷》富有哲理與情感深度,詩(shī)人通過(guò)星星的比喻,細膩描繪了兒童內心世界的復雜情感,特別是那些難以言喻的孤獨與憂(yōu)傷,以及在光芒四射的外表下,可能隱藏的脆弱與渴望。


“風(fēng)來(lái)了/鳥(niǎo)兒的家/會(huì )不會(huì )倒塌/鳥(niǎo)兒們怕不怕/怎么辦呀/怎么辦呀/如果把窩筑在云朵上/睡覺(jué)時(shí)/蓋的全是月光被/叫醒的/是太陽(yáng)和彩霞”(《鳥(niǎo)窩》)!而B(niǎo)窩》情真意切,詩(shī)人融合了對自然的觀(guān)察、對安全的憂(yōu)慮、孩童的幻想以及對理想生活的追求,展示了人與自然關(guān)系中既脆弱又充滿(mǎn)希望的一面,鼓勵讀者以積極樂(lè )觀(guān)的態(tài)度去面對生活中的不確定性,保持對美好事物的想象與追求。在兒童詩(shī)的世界里,“情”不僅是其溫馨脈脈的內核,更是靈魂深處閃爍的不滅燈火。它超越了簡(jiǎn)單的文字堆砌,成為溝通童心與世界的情感紐帶。


詩(shī)人鐘代華用深情之筆,觸蘸上想象的墨水,為讀者展示了一個(gè)全新的兒童內心情感世界。北京師范大學(xué)王泉根教授評價(jià):“站在兒童本位的立場(chǎng),以?xún)和瘮⑹乱暯,觀(guān)察兒童生活,展現兒童心靈世界,寫(xiě)出了他們的靈與肉、歌與笑、情與淚,寫(xiě)出了他們對自我對同伴對學(xué)校對人生對大千世界的思考、渴望與探求!碑斎,這樣的兒童視角既尊重了兒童的主體地位,又能夠讓孩子們在閱讀中發(fā)現自我。


作者簡(jiǎn)介:

付冬生,重慶師范大學(xué)文學(xué)院教師,重慶市文藝評論家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