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幻小說(shuō)中的解謎敘事——從《三體》到《井中之城》

來(lái)  源:重慶作家網(wǎng)      作  者:本站    日  期:2024年6月14日      

 

近日,由重慶文學(xué)院、重慶科普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主辦,江北區作協(xié)、江北區圖書(shū)館、重慶市作協(xié)科幻創(chuàng )委會(huì )、重慶市科普作協(xié)科幻專(zhuān)委會(huì )、重慶出版集團承辦的第三期“幻想文學(xué)講堂系列講座”在重慶市江北區圖書(shū)館舉辦。

“幻想文學(xué)講堂”旨在向普通讀者普及幻想文學(xué)知識,激發(fā)作家創(chuàng )作熱情,繁榮本土文學(xué)創(chuàng )作。本期邀請的科幻作家,重慶大學(xué)中文系副教授劉洋博士為大家分享了“科幻小說(shuō)中的解謎敘事——從《三體》到《井中之城》”。討論了現代科幻小說(shuō)中的解謎敘事手法對作品的重要性,以及解謎手法對后續科幻小說(shuō)的影響。

解謎敘事在現代文學(xué)作品中十分常見(jiàn),特別是在推理小說(shuō)上,因為推理小說(shuō)的本質(zhì)就是一個(gè)解謎的過(guò)程。劉洋提到對于推理小說(shuō)的謎題不外乎三個(gè):兇手,殺人手法以及殺人動(dòng)機。推理女王阿加莎·克里斯蒂的《東方快車(chē)謀殺案》就是典型的以?xún)词质钦l(shuí)為謎題;而東野圭吾的《惡意》則早早的向讀者交代了兇手的身份,文章最大的謎題是兇手的殺人動(dòng)機;推理文學(xué)有一旁支叫本格推理,專(zhuān)門(mén)寫(xiě)以殺人手法為謎題的不可能犯罪,最著(zhù)名的就是密室殺人案。

隨后劉洋把視角轉到了科幻小說(shuō)領(lǐng)域,其實(shí)解謎敘事運用在科幻小說(shuō)的例子也不小。劉洋從劉慈欣的《三體》例舉到自己的《井中之城》,《三體》一開(kāi)始也是以刑偵懸疑為主要氛圍,以眾多科學(xué)家自殺,神秘的倒計時(shí),三體游戲三個(gè)謎題貫穿第一部故事,引領(lǐng)讀者一步一步走進(jìn)三體的世界。而《井中之城》則是以包圍城市的巨井、怪異疾病和一場(chǎng)神秘比賽為謎題,揭開(kāi)了這座城市的真相。

最后,劉洋將科幻與推理的謎題進(jìn)行比較,相比起傳統推理小說(shuō)的謎題,科幻小說(shuō)的謎題更加豐富、緊密和宏大,其核心謎題就是塑造了一個(gè)個(gè)的驚奇場(chǎng)景,給讀者帶來(lái)驚奇感,吊起讀者的好奇心。解謎敘事是一種很好的故事寫(xiě)法,而科幻小說(shuō)則以宏偉的想象力將謎團設置得更加驚奇和豐富,這對于未來(lái)科幻小說(shuō)的創(chuàng )造也許是一條不錯的道路。

劉洋的演講分享獲得在場(chǎng)聽(tīng)眾的一次又一次的掌聲,現場(chǎng)作家和讀者也積極向劉洋提問(wèn),請教科幻問(wèn)題。值得一提的是,現場(chǎng)的小朋友也對科幻產(chǎn)生了非常濃厚的興趣,紛紛向講座嘉賓、《科幻世界》雜志社副總編拉茲提問(wèn),拉茲也作出了詳細解答,強調不管是好故事?tīng)故事先寫(xiě)完它,并支持小朋友們向《科幻世界·少年版》投稿。

 

(文/張瑞  鐘雪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