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信息
熱門(mén)信息

謳歌計劃|冉冉:與江水相遇(大地風(fēng)華)

來(lái)  源:重慶作家網(wǎng)      作  者:冉冉    日  期:2024年6月3日      



前兩天偶然看到一則舊聞,內容大致是:重慶酉陽(yáng)近日完成河道清淤及水閘維修工程,酉城河下閘蓄水后,河道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顯著(zhù)改善,呈現出河暢水清、岸綠景美的山水園林城市風(fēng)貌。

報道發(fā)布于去年4月初,距今已過(guò)去了一年多的時(shí)間。這則新聞之所以能在海量信息里讓我暫留,自然事出有因——那是我十八歲前生于斯、長(cháng)于斯的故鄉。

這條被記者稱(chēng)為“酉城河”或“酉陽(yáng)河”的小小水流,來(lái)自城北某處山底孔洞。清泉涌冒,四季不竭,由北而南貫穿酉陽(yáng)縣城,其后消失于城南的何家壩。酉陽(yáng)縣域內水資源其實(shí)異常豐富:以毛壩蓋山脈為界,東邊是沅江水系,西邊則屬烏江水系,流域面積較為廣闊的有烏江、阿蓬江、酉水河、龍潭河等。從人文歷史角度看,酉陽(yáng)位居古代五溪之一的酉溪地域,是土家先民的聚居地,具有豐富多元的歷史文化資源。

在我的記憶里,有山有樹(shù)有水的家鄉并非苦寒之地,雖然當年物資匱乏,可兒時(shí)莫名的快樂(lè )和對未來(lái)的憧憬,每每沖淡了現實(shí)生活中的焦慮窘迫。上世紀80年代初的一個(gè)秋日,我肩負簡(jiǎn)單的行李離開(kāi)酉陽(yáng)縣城,從古鎮龔灘乘小客輪去往烏江與長(cháng)江匯合處的涪陵,開(kāi)啟了人生的第一次遠行。

涪陵,曾經(jīng)的巴國都城,馳名中外的“榨菜之鄉”。城北江水中,有世界聞名的、以雕刻石魚(yú)為“水標”的古代水文站“白鶴梁”。對岸北山坪南坡有“點(diǎn)易洞”,傳北宋理學(xué)家程頤曾在此點(diǎn)注《周易》六載。這座依山臨江的小城,窄街深巷,坡坡坎坎,觸目皆是大片灰蒙蒙的青磚樓房或穿斗式木屋。我就讀的學(xué)校自然也不例外,青磚加黑瓦的宿舍教學(xué)樓圖書(shū)館,墻面剝蝕,林木幽深,石階層疊,很有些古久的時(shí)間感。來(lái)自烏蒙山東麓的烏江,經(jīng)過(guò)上千公里的長(cháng)途奔流,最終在涪陵城東注入長(cháng)江。若逢盛夏雨季,烏江水青綠,長(cháng)江水渾黃,江口水流相交處一清一濁,涇渭分明——這是大自然無(wú)意間生成的小小奇觀(guān),也是我求學(xué)期間留存最深的印象之一。

那是一個(gè)充滿(mǎn)活力、希冀與向往的時(shí)期,人們正努力將目光投向廣大的世界。大學(xué)校園里,各種內容的講座、討論活動(dòng)接連不斷,學(xué)生社團自辦刊物如雨后春筍般生長(cháng)。寒窗數載仿佛一閃即逝,隨后是就業(yè)上班讀書(shū)寫(xiě)作,結婚成家操心柴米油鹽……幾千個(gè)輾轉艱辛的日子,忙碌匆促而又漫長(cháng)!那些年乘小客輪循長(cháng)江往復上下,由涪陵前往豐都的婆婆家。清溪、珍溪、南沱……這些烙刻在記憶深處的地名,皆是行程中必經(jīng)的濱江小鎮。冬去春來(lái),大江的形貌于我漸漸清晰熟稔:從水色浪紋到江天云彩,從燠熱夏日到凜冽寒冬……

三峽工程的建設,給庫區的自然人文生態(tài)帶來(lái)了巨變。豐都亦在需要搬遷的縣城之列;叵氘斈耆龒{大壩開(kāi)始蓄水,那些目視老街舊屋慢慢消逝在水下的鄉親,思緒中既有遷入寬敞明亮新居的喜悅,也難免有告別故土的悵惘。另一件印象深刻的事情是:涪陵豐都均屬馳名中外的榨菜產(chǎn)地,逢冬末枯水季節,榨菜廠(chǎng)家就會(huì )在岸邊礁石灘上搭起一排排木架,木架間緊繃著(zhù)若干根篾絲編織的繩子。萬(wàn)千串用竹絲串起來(lái)的青菜頭斜掛在篾繩上,在河風(fēng)吹拂冬陽(yáng)淺照下自然去除水分——這種傳統“風(fēng)脫水”工藝保留了青菜頭的脆嫩清香。我曾從小客輪上多次遠望過(guò)岸邊成排的青菜頭,常常是綿延數里蔚為壯觀(guān);蛟S是因為工藝成本問(wèn)題,這景觀(guān)曾一度從人們視野里消失。所幸榨菜廠(chǎng)家近年又部分恢復了傳統工藝,乘船下三峽的人們又有機會(huì )一睹舊日風(fēng)情。

歲月如白駒過(guò)隙。直到邁入新世紀,我人近中年舉家搬遷之際,才恍然驚覺(jué),涪陵這座兩江交匯處的小城,我的第二故鄉,竟然截留了生命里最美好的二十年時(shí)光。

嘉陵江自秦嶺流經(jīng)陜西甘肅四川后,在重慶朝天門(mén)與長(cháng)江相遇,合力切割出江北、南岸和渝中半島。安居涪陵二十年的我,并未想到會(huì )遷往另一座兩江相交處的城市,仿佛是在履行冥冥中的某個(gè)約定。

又一個(gè)二十年后。202112月,我的第六本詩(shī)集出版,我將其中一首長(cháng)詩(shī)獻給了那滔滔不盡的江水。這條在我筆下涌流的大江,是穿過(guò)我居住城市的江與我個(gè)人心象疊加的顯現,所以跟現實(shí)世界又不完全等同——

江之源是它原初的美。作為生命之源,它滋養承納了萬(wàn)物孕生、季候輪轉、世代更替。上游部分有更多聲音出現,聽(tīng)得見(jiàn)聽(tīng)不見(jiàn)的:瑪尼石的歡呼祝福,柳鶯的呢喃,巖底竅孔的私語(yǔ),小鎮垂釣者的獨白,等等。澄澈冬日,蒼穹倒映在寂靜的江面,天高水闊,百舸爭流。從一粒果核到千畝果園,從一滴水到浩渺大江再到廣袤無(wú)際的大!瓿闪诉@場(chǎng)漫長(cháng)的旅途,“我”來(lái)到生命的成熟豐收之地,但從大海返回江之源的小水滴,又將進(jìn)入生生不息的流轉。

這首長(cháng)詩(shī)是寫(xiě)給壯美大自然與生命萬(wàn)物的頌歌,也是對人類(lèi)精神性求索與光明人格的禮贊。自邈遠的太空觀(guān)看地球,那迷人的蔚藍色,讓你不能不堅信這是一個(gè)鮮活完備的生命體:大江大河是她強健的主動(dòng)脈,小溪小河是她遍布全身的毛細血管。無(wú)窮水滴匯集為涓涓細流、小溪小澗、大江大河,奔流入海后蒸發(fā)到大氣層,再度進(jìn)入周而復始的水循環(huán)。

這個(gè)既微觀(guān)又宏大、既纏綿又粗糲、既徐緩又迅疾的聚散回歸過(guò)程,像極了那些離開(kāi)家鄉去往遠遠近近不同所在的人——他們有的短暫逗留即返回出生地,有的打拼十年八年或更長(cháng)時(shí)間后“少小離家老大回”,也有人葉落不再歸根,而是“此心安處是吾鄉”,尋覓、認同乃至融入了新的家鄉。


原載《人民日報》(2024年06月03日第20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