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(yè) > 文學(xué)天地 > 評論 > 正文

李炳銀:她選擇和中國人民在一起——評長(cháng)篇報告文學(xué)《信仰照亮生命——伊莎白與興隆場(chǎng)》

來(lái)  源:重慶作家網(wǎng)    作  者:李炳銀    日  期:2024年5月24日     

加拿大籍女性伊莎白·柯魯克的百年中國生活與經(jīng)歷,是一個(gè)神話(huà)般的傳奇。這個(gè)傳奇,既高端,又燦爛,十分吸引人們關(guān)注。但伊莎白自己卻說(shuō):“我沒(méi)有那么偉大,就是每次都選擇了中國,選擇留在自己喜歡的地方,選擇和喜歡的人民在一起!

伊莎白1915年出生于中國四川成都,父母都是來(lái)自加拿大的傳教士,父親曾參與創(chuàng )建華西協(xié)合大學(xué)并在這里擔任了系主任。她的大部分童年和少年都在這里度過(guò),從小她便發(fā)現自己與周?chē)袊说纳钣兴煌,這使她對置身其間的中國社會(huì )生活產(chǎn)生了好奇和興趣。即使后來(lái)在加拿大的6年學(xué)習,先獲得了多倫多大學(xué)文學(xué)學(xué)士學(xué)位,后又獲得兒童心理學(xué)碩士學(xué)位并輔修了人類(lèi)學(xué)專(zhuān)業(yè),依舊沒(méi)有動(dòng)搖她了解中國社會(huì )的愿望。再加上自己崇拜英國社會(huì )人類(lèi)學(xué)家,由此產(chǎn)生對社會(huì )人類(lèi)學(xué)的強烈興趣。在她的人生可以有多種選擇的時(shí)候,她堅定地選擇了在中國的鄉村進(jìn)行社會(huì )學(xué)調查,并以此作為人生重要的事業(yè)方向。

重慶作家張鑒新近出版的長(cháng)篇報告文學(xué)《信仰照亮生命——伊莎白與興隆場(chǎng)》,著(zhù)重書(shū)寫(xiě)的就是伊莎白當年在重慶璧山興隆場(chǎng)做社會(huì )人類(lèi)學(xué)調查時(shí)前后的情形。

但是,張鑒的作品不是簡(jiǎn)單直觀(guān)的、一成不變的歷史事件、人物事跡報告,而是努力在人物的過(guò)去行動(dòng)中,找尋一種精神和力量的來(lái)源,深度挖掘人物的精神內核。為什么伊莎白在原本生活優(yōu)渥的環(huán)境情形下,喜歡并決心走向艱苦的人類(lèi)社會(huì )學(xué)這條人生事業(yè)道路,使其成為終身安慰的精神和力量源泉?作者的理解就是“信仰照亮生命”。在這部作品中,作者深入仔細地探討和感受伊莎白信仰建立的初始和形成過(guò)程,較好地證明了伊莎白對中國人民的大愛(ài)和純粹善意的情感,繼而生成自己的事業(yè)理想——努力改變中國的社會(huì )面貌并有所作為。作品的這個(gè)書(shū)寫(xiě)追求和實(shí)踐,是很有意義的。這是報告文學(xué)出發(fā)和歸宿的地方,是作者有作為的表現。作品不光使伊莎白的當年生活得到真實(shí)立體的再現,也將書(shū)寫(xiě)的生命精神價(jià)值推向了現實(shí)的人生高度,具有強烈而鮮明的當下意義。

伊莎白的生命追求和信仰形成,這一切都是受到當時(shí)社會(huì )環(huán)境狀況影響的。在上世紀40年代前后的中國,伊莎白看到現實(shí)社會(huì )中的戰爭、貧窮、疾病、饑餓、流落與失散,也看到這個(gè)社會(huì )的貧富差距、等級懸殊,認為要改變這些現狀,就應該好好研究這個(gè)社會(huì )。在強烈的悲憫責任心和炙熱的情懷下,研究和努力改變當時(shí)的中國社會(huì )面貌成為伊莎白的理想事業(yè),信仰的陽(yáng)光照亮了她的前程。

書(shū)中,我們看到伊莎白不顧父母擔憂(yōu),獨自走進(jìn)川西大山深處的理縣八什鬧,在藏羌地區開(kāi)始鄉村調查的艱辛情景;看到伊莎白走進(jìn)璧山興隆場(chǎng)參加由晏陽(yáng)初推動(dòng)、孫恩三負責的“鄉建合作試驗”項目,同俞錫璣、李文錦等人一起,開(kāi)展仔細深入的社會(huì )調查,先后接觸到童養媳、寡婦、地方權貴、土匪、巫醫、神道人等。伊莎白在這里看到了不幸和悲慘,看到了愚昧和落后,她在這里創(chuàng )辦識字班掃盲、開(kāi)展科學(xué)接生宣傳等,但最后卻是“無(wú)法挽回地失敗”,只好“黯然告別興隆場(chǎng)”。伊莎白親歷調查獲得的這些社會(huì )信息,非常真實(shí)具體并珍貴,是中國當時(shí)社會(huì )生活的縮影,也是戰時(shí)中國農民狀態(tài)的縮影。興隆場(chǎng)調查的失敗,對于伊莎白是有很大挫折感的。她不明白,為什么他們如此的熱情投入和用心工作,卻無(wú)法抵御黑惡勢力的侵擾,更無(wú)法使百姓告別貧窮、改變苦難的命運生活。但興隆場(chǎng)的經(jīng)歷,對伊莎白是一次生命的淬煉,也是人生的洗禮。興隆場(chǎng)的實(shí)驗項目雖然失敗了,但她的信仰依然未變,尋找理想的腳步更加堅定了。進(jìn)而,作者追隨伊莎白的行蹤不斷深入挖掘,繼續探求。

這部作品盡管著(zhù)力于“伊莎白與興隆場(chǎng)”的前后關(guān)系,完整系統地還原了伊莎白與興隆場(chǎng)的傳奇關(guān)系。但是,作者并未死盯著(zhù)伊莎白在興隆場(chǎng)的活動(dòng)而忽略她對信仰的追求。作品在描繪興隆場(chǎng)艱辛曲折之后,正在焦慮、困惑之時(shí),伊莎白結識了她后來(lái)的丈夫大衛·柯魯克這位國際共產(chǎn)主義戰士。在戀人加同志的交往中,伊莎白徹底明白了,對于當時(shí)中國這個(gè)幾乎腐爛的社會(huì )制度,“改良”已經(jīng)難以救治疾病,只有通過(guò)“開(kāi)刀”,以革命的方式才能被解救的道理。因此,伊莎白與柯魯克走向婚姻的同時(shí),也共同選擇留在中國、積極參與中國革命的新道路。他們一起投入到中國的解放斗爭以及后來(lái)的新中國建設事業(yè),成為中國人民的知心朋友、偉大的國際主義戰士。作品的這些內容,并不是走題破框,而是伊莎白信仰堅定成熟的有力印證,很好地說(shuō)明了信仰與生命的良好互動(dòng)結果。作品使讀者看到,伊莎白由重慶璧山興隆場(chǎng)一路走來(lái),走到北京,是信仰的堅持,是理想的追尋,也是生命的升華,見(jiàn)證了這位一生愛(ài)中國的偉大國際共產(chǎn)主義戰士的存在。

可以說(shuō),《信仰照亮生命——伊莎白與興隆場(chǎng)》是一部在對特殊人物歷史形跡的追蹤報告中,展示出信仰力量的作品。作者在深入調查論證的原則基礎上,真實(shí)地還原描述了伊莎白的當年經(jīng)歷和后來(lái)行動(dòng),十分具有啟示性和感人力量。書(shū)中,作者在自己采訪(fǎng)敘述的同時(shí),還以章末加注的方式,提供相關(guān)的人文內容和信息,對于明晰事件人物和相關(guān)內容,具有極好的輔助作用,足見(jiàn)作者寫(xiě)作的用心。此外,作品語(yǔ)言質(zhì)樸簡(jiǎn)潔,含蓄蘊藉,具有鮮活的現實(shí)感,又具有深刻的思想內涵,兼具散文筆法和詩(shī)意書(shū)寫(xiě)特點(diǎn)。這些都有力說(shuō)明,這部報告文學(xué)絕不是追風(fēng)聽(tīng)聲的媚俗之作,而是一部具有歷史深度和精神高度的作品,是以高潔的人物精神和情感行為昭示人們的優(yōu)秀作品。它是信仰的旗幟,是人生的榜樣!作品的后部分,與前部分形成映照,既寫(xiě)出伊莎白對興隆場(chǎng)的一生之愛(ài),與興隆場(chǎng)人民的深情厚意,同時(shí)投射出興隆場(chǎng)隨著(zhù)時(shí)代的發(fā)展,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,特別是改革開(kāi)放后發(fā)生的翻天覆地的變化。從某種角度上說(shuō),這種變化,是中國農村的縮影,也是當下鄉村振興戰略正在全面高效推進(jìn)的縮影。

作者是報告文學(xué)創(chuàng )作隊伍中的新成員,能夠在紛紜的社會(huì )人生題材中,選擇這樣的對象,并投入感情地深入采訪(fǎng)書(shū)寫(xiě),這是很難得的!靶叛稣樟辽,希望人們在伊莎白的燦爛人生經(jīng)歷中,得到啟示和力量,實(shí)現生命的輝煌。

(作者系報告文學(xué)作家、文學(xué)評論家,中國報告文學(xué)學(xué)會(huì )原常務(wù)副會(huì )長(cháng))

來(lái)源:重慶日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