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(yè) > 文學(xué)天地 > 評論 > 正文

從無(wú)序的微觀(guān)中構建有序的宏觀(guān)——評《井中之城》

來(lái)  源:重慶作家網(wǎng)    作  者:游者    日  期:2024年5月23日     





《井中之城》

劉洋 著(zhù)


《井中之城》是劉洋最新的科幻小說(shuō),凝聚了作者十余年創(chuàng )作生涯的智力精華與創(chuàng )作經(jīng)驗,處處透出“新”的氣息。


紛雜迷局的背后是人性的拷問(wèn)


閱讀《井中之城》,每每讓人產(chǎn)生“管中窺豹”的意味,待讀罷全書(shū),卻發(fā)現我們其實(shí)是在管道的另外一端,倒好像是井底之蛙了。在一個(gè)物理學(xué)中微觀(guān)的世界里,以一個(gè)社會(huì )中不起眼的個(gè)體——快遞員的視角開(kāi)啟故事。讀者隨著(zhù)主人公的視角,一步一步在這個(gè)世界中掘進(jìn)。不同的是,此時(shí)此刻,我們是從井中向外面攀行的青蛙,井壁濕滑,沒(méi)有方向,左右都是兜圈,向下則回到原點(diǎn),唯有向上攀爬才能觸及世界的真相。


全書(shū)的二分之一以上的篇幅,都集中在了一場(chǎng)特殊的賭局。賭局是邀約制,每個(gè)參加者似乎都是一個(gè)派系的代理人。有些人全靠運氣,有的人拉幫結派,最終的贏(yíng)家則憑借慧眼和心智。賭局并不是平等的,設計者們有意讓人們在無(wú)序中找到有序,如果尋到“取勝之匙”,勝出就理所應當。比“賭”的過(guò)程更重要的,則是隱匿在明面之下的世界運行的法則。電子,自旋,能級……不斷遞進(jìn)的賭局將微觀(guān)世界的諸多概念實(shí)體化之后映射到了宏觀(guān)世界。如果說(shuō)金錢(qián)是通行宏觀(guān)世界的硬道理,而能量即是躍遷在微觀(guān)世界中亙古不變的通行證。


在賭局中,還存在一個(gè)變數,就是主人公的妹妹。作為“魔神”的一員,妹妹在這個(gè)微觀(guān)世界中享有極大的自由,而她的一切行為都似乎是在對抗乃至于破壞已有世界的規則,尋覓去往外界的方法。這是一種執念,又似乎是一種諷刺。最終,妹妹率先拿在這個(gè)世界中經(jīng)過(guò)智斗、拼搏、出生入死得到的一切,去換取一個(gè)并不確定的未來(lái),這種選擇是否明智?我們無(wú)法確定?梢源_定的是,這種對自由與未知的探求超越了困于井中世界的死滯,這種選擇充滿(mǎn)了生機。


非線(xiàn)性的人物成長(cháng)與劇情推進(jìn)


這部小說(shuō)中,人物的成長(cháng)也頗有特點(diǎn)。與傳統做法不同,故事中沒(méi)有一個(gè)顯著(zhù)的導師型人物,不存在三更傳道的菩提祖師或是傾囊相授的重陽(yáng)子。相反,每當面對危機與困難時(shí),主角總會(huì )以“魔神轉世”帶來(lái)的頓悟解決問(wèn)題。


這種解決方式在通常的故事中,頗有“機械降神”的意味。在故事寫(xiě)作中,這種安排通常不是上策,但本文卻有非常大的不同。因為在這個(gè)故事中,最為洞曉一切、掌握一切的人就是主角本身。因此,這里不存在傳統冒險故事主角的螺旋式上升結構,主人公是非線(xiàn)性成長(cháng)的。換句話(huà)說(shuō),從一開(kāi)始,主角就是井中之城的the one,世界的規則由他來(lái)制定,游戲也由他來(lái)通關(guān)。不論是前文提到的賭局,還是面對虛實(shí)交錯的世界,恍若任何外物的刺激都與他無(wú)關(guān)。在“魔神轉世”的加持下,主角似乎成了超然外物之人,他所需要面對的一切困境其實(shí)只是自我的迷幻與桎梏,只要加以認清和頓悟,一切問(wèn)題都將迎刃而解。


不同于通常的解密故事和懸疑小說(shuō),這是一部另類(lèi)的、關(guān)乎智力的科幻小說(shuō)!澳褶D世”不斷復現著(zhù)的輪回往復是主角最為關(guān)鍵的“法寶”,也是規則之外的“機械降神”。筆者甚至有理由懷疑“魔神”一詞是否就是machine(機械)的諧音。通過(guò)另類(lèi)的機械降神,作者劉洋一次次提醒著(zhù)我們,問(wèn)題不在于表面,亦不在于“井中”。


堅實(shí)的物理內核帶來(lái)科幻的核心推動(dòng)力


科幻的核心是“驚異感”,即設定中的世界與我們認知中的世界往往有較大的差異,然后造就各種“技術(shù)奇觀(guān)”。劉洋無(wú)疑精準地做到了這一點(diǎn)。在《井中之城》中,他將宏大與微渺凝結為一體,從人們熟悉的都市生活開(kāi)始,以普通快遞員的視角揭開(kāi)冰山一角,推向精妙的真相與科學(xué)巧思,再回歸到真實(shí)與虛幻、世界與人的終極思考。


科幻內核的設計是否優(yōu)秀,往往直接關(guān)系著(zhù)科幻這一獨特文學(xué)類(lèi)型的成敗。在核心科幻點(diǎn)的構思上,將孤零零的電子延展成一座城市這個(gè)想法,不免讓人聯(lián)想到劉慈欣作品中的宏原子概念(《球狀閃電》)或是質(zhì)子的二維展開(kāi)(《三體》)。只不過(guò)劉洋在這條路上走得更遠,也更大膽、更激進(jìn)。其實(shí)早在劉洋前幾年的作品《蜂巢》中,就有過(guò)類(lèi)似的驚人設想——當外部世界環(huán)境巨變,地球人類(lèi)背井離鄉,生存資源無(wú)法支撐時(shí),人類(lèi)選擇將所有意識全部上載到一塊碳板中,以意識的形態(tài)飛向無(wú)垠的宇宙,將人類(lèi)打包成數字生命扔上飛船,實(shí)現了數字生命與飛船文明的合二為一。


科幻作為幻想文學(xué)的一類(lèi),最大的特點(diǎn)便是以科學(xué)為基礎構建幻想世界。劉洋所擁有的凝聚態(tài)物理方向的專(zhuān)業(yè)知識,無(wú)疑就是他的幻想文學(xué)最堅實(shí)的科學(xué)基礎。當其他作者在科學(xué)的體系中為自己的幻想苦苦尋找落腳點(diǎn)時(shí),劉洋早已肆意地展翅翱翔。


再回到妹妹這一角色,她令筆者想到海森堡于1927年提出的“不確定原理”。簡(jiǎn)單地講,便是微觀(guān)粒子無(wú)法承受觀(guān)測行為本身的擾動(dòng),也因此人們無(wú)法對微觀(guān)粒子進(jìn)行精確的測量、定位等!皽y不準原理”在這座電子組成的城市中,被具象化為“妹妹”這一微觀(guān)世界里的自由精靈。沒(méi)有人能夠預知她的行為,似乎她一直是在憑借自己的自由意志而出現、消失,而且一直在對抗和嘲笑井中世界的一切,乃至于試圖以宏觀(guān)世界的法則解釋微觀(guān)的人們。


作家簡(jiǎn)介

劉洋,知名科幻作家,凝聚態(tài)物理學(xué)博士,重慶大學(xué)副教授、科幻文學(xué)與科技人文研究中心研究員,中國作協(xié)會(huì )員,重慶科普作協(xié)科幻專(zhuān)委會(huì )副主任委員。已發(fā)表科幻作品百萬(wàn)余字,部分作品被翻譯為英語(yǔ)、德語(yǔ)等在國外出版。曾獲得華語(yǔ)科幻星云獎、引力獎、光年獎、深圳青年文學(xué)獎等獎項。出版有短篇小說(shuō)集《完美末日》《蜂巢》《流光之翼》,長(cháng)篇小說(shuō)《火星孤兒》《井中之城》,創(chuàng )意寫(xiě)作教材《科幻創(chuàng )作》等,多部作品正改編為電影或電視劇。


本文作者簡(jiǎn)介

游者,本名高陽(yáng),新銳科幻作家,山東省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員,山東省科普創(chuàng )作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員,山東大學(xué)科幻協(xié)會(huì )特約指導,《星云》科幻評論執行主編。累計發(fā)表科幻作品逾百萬(wàn)字,作品發(fā)表于《科幻世界》《探索·奧秘》《今古傳奇·故事版》、星云網(wǎng)等平臺,出版圖書(shū)《星空沉睡者》《污點(diǎn)》《綻放的夏花》《最后的數沙者》等。曾獲光年獎、百花文學(xué)獎·科幻文學(xué)獎等獎項,作品連續入選2014-2015年《中國年度科幻小說(shuō)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