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(yè) > 文學(xué)天地 > 其他 > 正文

陳剛權:水與茶相遇

來(lái)  源:重慶作家網(wǎng)    作  者:陳剛權    日  期:2024年5月21日     

一股清泉,一片茶園,跨越漫長(cháng)的40載時(shí)光,在黃鶴飛過(guò)的白虎山下相遇。這是兩代人的傳承,也是兩代人的追求。


第一次聽(tīng)說(shuō)龍泉大堰,是在1987年,這一年是石柱的小水電站建設年,全縣建設的10座水電站,其中就有利用龍泉大堰引水修建的龍泉電站。


這是全縣的重點(diǎn)工作,作為主管部門(mén)的工作人員,我決定到現場(chǎng)去采訪(fǎng),為水電建設鼓勁加油。


行走在黃鶴鷹嘴巖峽谷,放眼山上山下,全是勞動(dòng)的身影,“叮當叮當”的敲打聲和“嘿著(zhù)嘿著(zhù)”的號子聲不絕于耳。轟轟烈烈的建設場(chǎng)景,不亞于電影電視上看到的勞動(dòng)畫(huà)面。沿著(zhù)蜿蜒的懸崖小道,攀上山腰的引水渠擴建工地,那便是龍泉大堰。


龍泉大堰建在白虎山的絕壁上。白虎,是土家人崇拜的圖騰。夕陽(yáng)西下,“白虎”在山頂昂首飛躍,栩栩如生。龍泉大堰,就像掛在絕壁上的天河,猶如腰帶一般纏繞在峽谷之上。


我在渠堰工地走了一小段,不敢再往前行,雙腿顫抖,眼前發(fā)花。抬頭,是望不到頂的絕壁。低頭,有七八百米高的峽谷。


上世紀70年代以前,黃鶴鷹嘴巖后山,因為缺水,水稻難有收成,地里種的是玉米洋芋。莊稼缺水灌溉,人畜飲水困難。


缺水季節,人們要到幾公里外的河溝擔水吃。找水的人小心翼翼地行走在崎嶇的山路上,時(shí)不時(shí)還會(huì )被樹(shù)枝絆倒,辛辛苦苦走了一兩公里的路程,還得含淚重新下河取水。


山里缺水,耗費了人們許多時(shí)光,也讓人吃盡了苦頭。


水是生命之源。時(shí)任大隊黨支部書(shū)記彭大壽,看在眼里急在心頭,他一戶(hù)一戶(hù)地走訪(fǎng),一戶(hù)一戶(hù)地發(fā)動(dòng),動(dòng)員村民們要把對水的渴望,轉化為引水的力量。


經(jīng)過(guò)技術(shù)人員踏勘規劃,大堰以孫大灣為水源點(diǎn),依山勢隨彎就彎,繞過(guò)白虎山馬家巖絕壁地段,將清澈的山泉水引入到缺水的村民區域。


1976年2月,是黃鶴人不能忘懷的日子。春節剛過(guò),青壯勞力帶上工具,浩浩蕩蕩匯聚到大堰建設工地,開(kāi)山鑿壁,問(wèn)山要水。


愿望總是美好的,但現實(shí)卻是殘酷的。山區的地形,不是陡坡,便是絕壁。要在只有風(fēng)和陽(yáng)光才能抵達的絕壁上,開(kāi)鑿出一條引水渠,那是何等的艱難?


黃鶴人沒(méi)有被困難嚇倒。沒(méi)有開(kāi)山鑿石的工具,請鐵匠就地打制;沒(méi)有絕壁施工的設備,村民們自己想辦法,用繩索將人從山頂吊下去懸在絕壁上,用鋼釬二錘一錘一錘地敲打。村民們吃住在工地,三五個(gè)月才回家一次。放炮員秦宗山,被火藥熏傷了眼睛,醫治一段時(shí)間后返回工地繼續戰斗。


功夫不負有心人。4年的艱辛,4年的奮斗。1980年3月,一條長(cháng)15公里的龍泉大堰建成通水了。渠水悠悠繞山行,干渴的村民吃上了清澈的山泉水,千畝農田有了水源保障。1987年建成的龍泉電站,聯(lián)網(wǎng)售電,增加了集體收入。


時(shí)光荏苒,歲月更迭。又是30多年過(guò)去,在一個(gè)初夏的雨后,我們驅車(chē)進(jìn)入鷹嘴巖峽谷,沿著(zhù)蜿蜒的公路行至半山腰,環(huán)望四周,滿(mǎn)目蒼翠,奇峰巍巍,絕壁“天河”,清流涓涓。


老支書(shū)彭大壽,在兒子彭德文的攙扶下,緩緩行走在龍泉大堰堤埂上,他顫巍巍地對兒子說(shuō):“我希望你們,要把這個(gè)水源保持好,為人民謀利益!

彭德文沒(méi)有辜負父親的期望。


2016年,長(cháng)期在外打拼的彭德文,回家競選當上村主任?吹蕉鄶登鄩涯晖獬鰟(wù)工,村里撂荒地長(cháng)滿(mǎn)雜草,他心里很難過(guò)。


村里曾經(jīng)發(fā)展過(guò)藥材、果樹(shù),都因管理等多種原因沒(méi)有成功。選擇什么樣的產(chǎn)業(yè),才能讓村民接受呢?


村看村戶(hù)看戶(hù),村民群眾看干部。經(jīng)過(guò)思索后,彭德文在網(wǎng)上尋求到發(fā)展茶葉是一項新興的產(chǎn)業(yè)。他買(mǎi)回茶樹(shù)苗,自己試種了一分多地。


第二年,試種的茶葉有了收成,村里組織干部和群眾代表,到外地考察茶葉產(chǎn)業(yè),大家深受鼓舞和啟發(fā),增強了發(fā)展茶葉產(chǎn)業(yè)的信心。


龍泉村建立茶葉專(zhuān)業(yè)合作社,流轉土地建成100畝的茶葉示范基地,實(shí)行“土地入股,持股分紅”的辦法,建立“合作社+村集體+農戶(hù)”的利益聯(lián)結機制。三年時(shí)間,全村8個(gè)組流轉撂荒地1400多畝,形成茶葉產(chǎn)業(yè)“一村一品”格局。


魚(yú)龍村走在前面,汪龍村、山河村也快步跟上,撂荒地上茶樹(shù)成行,嫩芽翠綠。如今,黃鶴山水間,茶園成為公園,茶區成為景區,茶山成為金山。


一條水渠,卌載清流,蜿蜒陡坡絕壁間,石柱的“紅旗渠”,象征著(zhù)當地人世代傳承接力的奮斗精神,承載著(zhù)人們對美好生活的追求和向往。


一方茶臺,幾盞香茗,閑坐山水草木間,黃鶴人那苦盡甘來(lái)的品茶滋味,蕩漾出的是幸福人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