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(yè) > 文學(xué)天地 > 散文 > 正文

楊超:走路

來(lái)  源:重慶作家網(wǎng)    作  者:楊超    日  期:2024年5月15日     

我喜歡走路這種鍛煉方式,堅持了30多年,既增強了體質(zhì),也見(jiàn)證了城鄉變化;既丈量了路程,也見(jiàn)證了龍洲灣的發(fā)展。


2006年,我從山區學(xué)校借調到巴南區教委辦公室工作,借住在區進(jìn)修校里。沒(méi)有自己住的房子,的確有點(diǎn)寄人籬下的卑微,于是我用我的誠信擔保向親朋好友借錢(qián),在龍洲灣典雅小區買(mǎi)了一套房子。那時(shí)的龍洲灣由起伏的山巒、田土和雜草組成,遠遠看去十分荒涼。典雅.龍海港灣在不毛之地上孤零零地拔地而起,讓大家對龍洲灣的未來(lái)感到迷茫,但我倔犟地看好它的發(fā)展前景。


夜幕降臨,魚(yú)洞燈火輝煌、霓虹閃爍,而龍洲灣卻是夜幕籠罩、黑燈瞎火。我吃了晚飯,從魚(yú)洞出發(fā),打著(zhù)電筒在高低不平的土路上行走,鞋子沾滿(mǎn)了灰塵,我固執地去看看典雅小區房子修建的進(jìn)度,新房裝修早已在我心中規劃。我一次次站在樓下徘徊,挖掘機的轟鳴聲,飛揚的塵土,荒野動(dòng)物的鳴叫,讓我感到恐慌,城市的家什么時(shí)候才屬于我?魚(yú)洞到龍洲灣的毛坯路,我不知道走了多少回,走著(zhù)走著(zhù),不知不覺(jué)中,筆直寬闊的龍海大道、龍洲大道慢慢在腳下延伸。2008年,我幾經(jīng)周折,終于搬進(jìn)屬于我的家。家,不再是孤獨的樓房,而是變成幢幢高樓的小區。


搬新家那年,我順利調入巴南報社工作,工作地點(diǎn)在魚(yú)洞三鼎雅園,在這段不長(cháng)不短的路程里,我依然選擇走路。路邊的小樹(shù)在風(fēng)雨中慢慢長(cháng)大,行道樹(shù)如列隊的士兵,在風(fēng)雨中堅守,夏天撐起如蓋綠蔭,為行人遮陰。通江公園、龍洲灣公園、通江健康主題公園等錯落有致,石梯步道、木質(zhì)步道依山而建,伴江而修,一邊走路拍照,一邊欣賞美景,傾聽(tīng)鳥(niǎo)鳴。沿途姹紫嫣紅,美不勝收。行走其間,憑欄眺望長(cháng)江,工作的勞累、失落的心情、失敗的苦痛,都隨風(fēng)而去。


這些年,我從山村走向城市。城市在不斷擴張,一天天發(fā)生變化,我看著(zhù)山巒夷為平地,高樓拔地而起,看著(zhù)一座新城慢慢長(cháng)大;看著(zhù)山野小路變?yōu)閷挸、整潔的大道,看?zhù)健身步道在我們的腳下延伸。


后來(lái),巴南日報社辦公地點(diǎn)搬到龍洲灣,我上班就很近了。老婆開(kāi)玩笑說(shuō):“你眼睛真毒也,居然買(mǎi)房子首先想到龍洲灣!蔽覒c幸自己的預見(jiàn)性,慶幸自己的決定。上班不需要去擠公交車(chē),下班不擔心堵車(chē),回家就是分分鐘的事情。當然其他同志上下班也很方便,開(kāi)私家車(chē)、坐輕軌、坐公交車(chē),龍洲大道、渝南分流道、巴濱路,可以說(shuō)龍洲灣就是一座高樓林立、交通便捷、辦事快捷、宜居宜業(yè)的新城。萬(wàn)達、旭輝、帝豪水岸、碧海灣、華宇龍灣、中交錦悅、榮盛等樓盤(pán)如雨后春筍,城市蝶變成美麗的神話(huà)。入夜,城市萬(wàn)家燈火,江面波光粼粼。親朋好友聚會(huì )吃火鍋,成群結隊步行健身,戀人相伴看電影,三五朋友相約逛萬(wàn)達……車(chē)子川流不息,人群熙熙攘攘,讓龍洲灣變得熱鬧,變得生動(dòng)起來(lái)。在外地買(mǎi)房的巴南人,看到龍洲灣熱氣騰騰的樣子,不由自主地回到龍洲灣買(mǎi)房定居;外地朋友也看好龍洲灣的發(fā)展優(yōu)勢,紛紛投資展業(yè)。


工作的地點(diǎn)近了,但我并未選擇睡懶覺(jué),并沒(méi)放棄走路這一嗜好。常言道:“飯后百步走,活到九十九!蓖盹埡,我和妻子逛龍洲灣商街,到萬(wàn)達觀(guān)看電影,漫步龍洲灣公園、巴濱路,觀(guān)看菊花展、郁金香花展!鞍俨阶摺弊匀皇翘摂,而今我更信奉:“日行一萬(wàn)步,吃動(dòng)兩平衡,健康一輩子!睅缀趺刻煸缟蠄猿肿呗40分鐘左右,我就是巴濱路上健步走的?,見(jiàn)證城市發(fā)展的拍客。我拍下城市的變化,定格每一個(gè)靚麗的瞬間。


在巴濱路上,可以看到很多走路的人,男女老少結伴而行,他們和我一樣都是巴濱路的忠實(shí)粉絲,他們將公共福利享受得淋漓盡致。穿著(zhù)灰撲撲衣服的老男人,和穿著(zhù)標配大紅大綠的大媽一邊走路,一邊擺龍門(mén)陣。路在腳下一步步向后退去,而擺的龍門(mén)陣一直在翻新:“共產(chǎn)黨真好,修建了這么多公園!薄班l村振興開(kāi)始了,我們老家變得像花園一樣!薄皠(chuàng )文做得好,讓城市更美了,我們都要做文明人!薄澳銈儗O娃子在龍洲灣哪個(gè)小學(xué)讀書(shū)?”“你曉得不?龍洲灣江景房哪兒最安逸?”……龍門(mén)陣擺談中有國際國內大事,也有一些家長(cháng)里短的小事。我尾隨他們身后,對市民素質(zhì)提升刮目相看,也印證了那句話(huà):“家事國事天下事,事事關(guān)心”。我在他們身后久了,有竊聽(tīng)消息的嫌疑,只好加快腳步向前走。穿著(zhù)黃色領(lǐng)騎衫的年輕人風(fēng)一般沖在我的前邊,我沒(méi)嫉妒,畢竟青春是用來(lái)張揚的,也是用來(lái)奮斗的。我看著(zhù)他們,就像看到了我年輕時(shí)的影子,也像風(fēng)一樣跑著(zhù)。


春風(fēng)擁抱著(zhù)樹(shù),而樹(shù)回饋著(zhù)春風(fēng),精神抖擻地長(cháng)出新芽,替換那些面黃色衰的殘葉。巴濱路的香樟樹(shù)越發(fā)長(cháng)得好,特別是春夏季形成了綠色的風(fēng)景帶,航拍巴濱路,完全是美景大片,沿江而建的龍洲灣,被綠樹(shù)花草簇擁著(zhù),具有現代化格調的城市凸現在眼前。于是,在綠蔭庇護下,全程馬拉松、半程馬拉松、迷你馬拉松,都選擇在巴濱路沿線(xiàn)舉辦。這些運動(dòng)員是以跑的方式,以取得好成績(jì)?yōu)槟繕,在這段路上飛奔。而像我這樣的市民卻是采取快走或散步的方式,享受濃密綠蔭和清新空氣。巴濱路的路面也在不斷更新,從最開(kāi)始的普通磚,到透水磚,到質(zhì)量更好的防滑大理石磚,這都是為走路的人鋪設更好的路。走在巴濱路上的人,有年輕人,中年人,老年人,走路的人也越來(lái)越多,大家都會(huì )選擇各種方式走自己的路,走好每一步。


春夏秋冬,四季輪回。季節在變,龍洲灣也一直在變,而我走路的習慣一直未曾改變。無(wú)論嚴寒酷暑,風(fēng)霜雪雨,我都堅持走路,身體好了才能更好地工作和生活,也才能欣賞更多美好的風(fēng)景,見(jiàn)證龍洲灣的發(fā)展變化。溝壑變通途,蒼山滿(mǎn)人煙,平地起高樓,路在腳下一直延伸著(zhù),我依然堅持走路,我就是城市日新月異的見(jiàn)證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