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(yè) > 文學(xué)天地 > 散文 > 正文

蘭世秋:每個(gè)人心中都有一座外婆橋

來(lái)  源:重慶作家網(wǎng)    作  者:蘭世秋    日  期:2024年5月15日     

我到達大井村的時(shí)候,天空剛被一場(chǎng)大雨洗過(guò)。


空氣里滿(mǎn)是泥土、植物和大氣在雨水滋潤下散發(fā)出的獨特香氣,讓人情不自禁深吸幾口。


雨后的太陽(yáng)將整個(gè)村莊照得閃閃發(fā)光。草木葳蕤,花香氤氳,蟲(chóng)鳥(niǎo)鳴聲如琴。月初橋,就在這個(gè)時(shí)候撞進(jìn)了我的視野。


大井村位于墊江縣高峰鎮美麗的龍溪河畔。


在早期的巴國版圖上,重慶至巫山沿江地區一路崇山峻嶺,以墊江為中心的龍溪河流域卻是一片淺丘平原,因而這里成了重要的“巴國糧倉”,荔枝古道也曾在此設有驛站。而蜿蜒的龍溪河,一路奔涌向前,在長(cháng)壽城區下游3公里處注入長(cháng)江。


有河的地方就有橋。相對于“月初橋”這個(gè)意象優(yōu)美的名字,當地人更喜歡叫它“彎彎橋”。


一塊塊青石板、一個(gè)個(gè)敦實(shí)的橋墩連起這座100多米長(cháng)的石橋,橋至中后段,突然出現一處120°左右的“彎彎兒”,像一把拉開(kāi)的弓,又似一彎明月,橫臥在奔流不息的龍溪河上。


重慶是著(zhù)名的橋都,有種重慶人的驕傲,是“我過(guò)的橋比你走的路多”。2萬(wàn)多座各種組合型橋梁遍布重慶綜合交通路網(wǎng)?扇绱藦澱鄣臉,我還是第一次見(jiàn)。


路邊的一位老伯說(shuō),關(guān)于彎彎橋,有一個(gè)傳說(shuō):古時(shí)這里居住著(zhù)何家和沈家兩個(gè)家族,何家在朝為官,沈家心生嫉妒,于是暗暗布下風(fēng)水局,將此橋修成彎弓形狀,以橋為弓,以河為箭,意為“橋是彎弓河是箭,射死對面翰林院”。


何家和沈家之后的命運如何,不得而知。但我更愿意相信另一種說(shuō)法——墊江地形獨特、河流遍布,彎彎橋建造之初,便跟著(zhù)河底的石脊走向,隨彎就彎,順勢而為。


這種說(shuō)法后來(lái)在我經(jīng)多方查找尋到的史料中得到了印證,彎彎橋大致修建于明清時(shí)期,因此地原名木頭灘,故最早名為木頭灘橋。


清同治元年,木頭灘橋被毀,同治十二年,當地人集資重修。


在清代墊江縣人沈槐芳作的《重修木頭灘橋序》中,稱(chēng)此橋彎折“作謙讓之勢,以臨流不受驚浪之沖擊”,橋修建好之后“名為之曰月初,志其形也”。


作謙讓之勢,順勢而為,這是人類(lèi)順應自然之法,又何嘗不是一種人生智慧?


踏上彎彎橋,輕風(fēng)拂面,頭頂,幾朵精靈般的白云點(diǎn)綴在藍天之上;腳下,河水潺潺而過(guò),輕柔的水波在陽(yáng)光里閃著(zhù)光,仿佛在訴說(shuō)著(zhù)古老的故事。


恍惚間,我好像回到了童年生活的那個(gè)小鎮,小鎮上也有一座石橋。橋的這一頭,是外婆的家;那一頭,是熱鬧的集市。


趕場(chǎng)天,外婆會(huì )挑著(zhù)擔子過(guò)石橋去集市上做點(diǎn)小生意。


橋身兩邊各有一個(gè)石獅子,小時(shí)候,我和表弟表妹常常跑到石橋上玩耍,還抱著(zhù)石獅子拍過(guò)照。


有時(shí)候,外婆從橋的那一頭來(lái),衣襟上別著(zhù)帶有露珠的梔子花,手里提著(zhù)從集市上買(mǎi)來(lái)的剛做好的糍粑、香甜的葡萄和酥脆的花生糖,那是給我們準備的零嘴。


有時(shí)候,外婆從橋的這頭來(lái),喚著(zhù)我們的乳名。夕陽(yáng)西下,家家戶(hù)戶(hù)早已炊煙裊裊,外婆渾身仿佛鑲著(zhù)金邊,一遍又一遍呼喚貪玩的我們回家吃飯。


長(cháng)大后,每次回老家,穿過(guò)集市,路過(guò)文昌閣,遠遠地看見(jiàn)石橋,我就知道,外婆的家快到了。


再后來(lái),外婆不在了。時(shí)隔多年后再回去,我才得知石橋在有一年的洪水中被沖毀,當地人在原址上重修了一座一模一樣的。


那天,我拉著(zhù)5歲的兒子,抱著(zhù)橋上的石獅子,像小時(shí)候那樣,拍了一張照片。照片里,橋似乎還是那座橋。不一樣的是,童年的我揚著(zhù)天真的笑臉,那天的我卻在不知不覺(jué)中淚水濕了眼眶。


無(wú)意間在社交平臺上刷到一段短視頻,畫(huà)面是彎彎橋,旁白是一個(gè)年輕的聲音:“這是我小時(shí)候常常來(lái)耍的彎彎橋,我的家就在彎彎橋的那一邊!


走過(guò)彎彎橋的“彎彎兒”,一棵巨大的黃葛樹(shù)立在橋邊,亭亭如蓋,像是在迎接著(zhù)遠方歸來(lái)的游子。


重慶有許多的橋,宏偉的、炫酷的、美輪美奐的……彎彎橋,只是其中很不起眼的一座,可是,它卻是大井村人心中的唯一。


行遍萬(wàn)水千山,走過(guò)很多的路,過(guò)過(guò)很多的橋,我們心中最難以忘懷的,始終是家鄉的那座“外婆橋”。


繞過(guò)黃葛樹(shù),我來(lái)到了橋的另一頭,一大片梔子樹(shù)驚喜地出現在眼前,青翠蔥蘢。再過(guò)一些時(shí)日,它們將開(kāi)出潔白的花朵,散發(fā)出淡雅的芬芳。


那,是外婆的味道。

作者簡(jiǎn)介


蘭世秋,女,1976年8月生,苗族,籍貫貴州,重慶市作協(xié)會(huì )員。2009年進(jìn)入重慶日報工作,現為主任記者、重慶日報文旅副刊部副主任。她參與的新聞專(zhuān)欄《逐夢(mèng)他鄉重慶人》獲中國新聞獎一等獎,主創(chuàng )的系列報道《重走古詩(shī)路 思君下渝州》獲中國新聞獎三等獎,多次榮獲重慶新聞獎一二三等獎,著(zhù)有《最新經(jīng)典旅游創(chuàng )意案例集》一書(shū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