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(yè) > 文學(xué)天地 > 散文 > 正文

李立峰:一米陽(yáng)光

來(lái)  源:重慶作家網(wǎng)    作  者:李立峰    日  期:2024年4月15日     


天的陽(yáng)光很淺,喜歡和人們捉迷藏。天空的云朵很厚、很深,陽(yáng)光顯得很薄、很淺。但是光總會(huì )透出來(lái)。在你不經(jīng)意時(shí),走到一株盛放的白玉蘭前,剛好抬起頭,陽(yáng)光恰好趕到。鏡頭下的白玉蘭,如同舞臺上光芒四射的主角,熠熠生輝,閃閃發(fā)光。


春天的陽(yáng)光,不是以萬(wàn)丈計,而是一米一米的。像閨中的女子,只淺淺地看向人間。腦海中,浮現出影視劇《一米陽(yáng)光》,想起那個(gè)開(kāi)滿(mǎn)鮮花的村莊,想起索橋上那柔軟的云南。


重慶的春天,陽(yáng)光也是一米一米的。有時(shí)候,她會(huì )輕叩南邊的窗子,灑進(jìn)一地碎金子。立在角落里的綠蘿,立即光芒四射,令人看了又看,愛(ài)了又愛(ài)。但當我收拾好心情,準備去陽(yáng)光下的公園時(shí),她又藏在了云朵里,仿佛是故意躲著(zhù)我不見(jiàn)。由是,我知道,春天是陽(yáng)光馱來(lái)的。陽(yáng)光一出來(lái),春天就燦爛。

人生的春天,大抵也是如此。它需要光!


春上南山書(shū)院,參加紅錦讀書(shū)沙龍書(shū)友廖渝峰的跨年分享,分享的題目叫《栗米陽(yáng)光》。今年是他個(gè)人年度分享的第七年。七年來(lái),他如同一米陽(yáng)光,照亮著(zhù)身邊的書(shū)友。讓我們捧著(zhù)這些光,帶著(zhù)渾身的溫暖,帶著(zhù)沸騰的熱血,從容流年。


提起栗米,自然我就想起豐都縣栗子鄉金龍寨,想起金龍寨上最好吃的栗子大米。去年的十一,我曾驅車(chē)三個(gè)多小時(shí),穿過(guò)重重大山,沿著(zhù)奔騰不息的龍河,一路溯河而上,抵達金龍寨,目睹了傳說(shuō)中的栗子大米。是時(shí),一片金燦燦的稻田,像畫(huà)一樣橫在眼前。陽(yáng)光淺淺地從東邊探出頭來(lái),一地的稻田就成了金色的海洋。


渝峰是位颯爽英姿的軍人,近一米九的個(gè)頭,絕對是玉樹(shù)臨風(fēng)。轉業(yè)后,他義無(wú)反顧投身到波瀾壯闊的鄉村振興中,來(lái)到了大山深處的栗子鄉,擔任駐鄉工作隊副隊長(cháng)。


在我心中,他像一道光。此行,我是專(zhuān)程來(lái)接受熏陶和教育。在他的辦公室,掛著(zhù)工作計劃圖,也掛著(zhù)一頂草帽。我盯著(zhù)這頂帽子,久久出神。心想,多少人有勇氣戴上它,多少人會(huì )在風(fēng)華正茂時(shí)走進(jìn)這大山,多少人會(huì )愛(ài)上這故鄉一般淳樸的村莊?


陽(yáng)光眷顧的地方,定然有柔情的歲月,如歌的故事。渝峰的分享,就圍繞著(zhù)2023年他所經(jīng)歷的五個(gè)故事展開(kāi),從讀書(shū)到下鄉,從親子到孝老,落腳是公益。怎么看,他都是一個(gè)溫暖的小太陽(yáng),持續散發(fā)著(zhù)溫暖的一米陽(yáng)光。


渝峰自稱(chēng),自己是推銷(xiāo)栗子大米的。那是因為,去年的栗子大米得到了豐收,種糧大戶(hù)卻滿(mǎn)面愁容。山中的大米如何賣(mài)出去?駐鄉工作隊看在眼里,記在心里,抓在手里,扛在肩頭。一場(chǎng)覆蓋14個(gè)幫扶單位的農產(chǎn)品展銷(xiāo)會(huì )由此拉開(kāi)。

來(lái)我所在的工作單位的那天,是一個(gè)寒冷的日子。風(fēng),冷颼颼地刮,人會(huì )不自覺(jué)地加快腳步,裹緊衣服,縮起脖子。與渝峰握手的那一刻,冰涼如同一道閃電,瞬間擊中了我。但展銷(xiāo)會(huì )熱火朝天,駐鄉隊員和鄉親們熱情洋溢,我們單位的職工也紛紛下單。那場(chǎng)景很是動(dòng)容,讓我眼角濕潤,不禁把卡刷爆。


十幾天時(shí)間,輾轉十四個(gè)場(chǎng)地,現場(chǎng)銷(xiāo)售上百萬(wàn)農產(chǎn)品,訂單兩百多萬(wàn)元。與此同時(shí),駐鄉工作隊開(kāi)發(fā)的“我在栗子有塊田”小程序同步上線(xiàn),出現在重慶的大街小巷。那是駐鄉工作隊借助信息化手段,推銷(xiāo)栗子大米的一次嘗試。


除了助銷(xiāo)農產(chǎn)品,駐鄉工作隊要做的工作還有很多,比如移風(fēng)易俗、防火救災等。渝峰說(shuō),在栗子鄉,老百姓的表情包就是評判駐鄉工作的晴雨表。作為駐鄉隊員,就要放下身段,耐住性子,耐心細致地做好老百姓的工作。


一年來(lái),老百姓的愁容、怒容、倦容越來(lái)越少,笑容越來(lái)越多。鄉村的日子越來(lái)越敞亮。


一米陽(yáng)光就成了栗米陽(yáng)光。


好的分享,是分享者和聽(tīng)眾的雙向奔赴,是一米陽(yáng)光與一米陽(yáng)光的彼此照耀,是一顆心與一顆心的瞬時(shí)溫暖。


受到渝峰分享的啟發(fā),青松、羅希、左左、劉逸、良勇、顏田、秉煥等書(shū)友紛紛發(fā)言,用最簡(jiǎn)短的語(yǔ)言,分享了最深刻的啟發(fā)。


每個(gè)書(shū)友都有不凡的見(jiàn)解。那一道道智慧的火花,讓春日的南山書(shū)院,一次次變得明亮,仿佛一道道射進(jìn)密林的陽(yáng)光。


“春上南山,登高望遠,尋古訪(fǎng)幽,賞花會(huì )友,自古是一件雅事。于今,亦然!边@是我的開(kāi)場(chǎng)白。而我分享的故事,據說(shuō)就與南山有關(guān)。


昔日,李白攜書(shū)童離開(kāi)故鄉江油,順江向三峽而來(lái),開(kāi)啟了自己的求仕之旅。在渝州,他謁見(jiàn)刺史李邕。談?wù)撻g,因不拘俗禮,放高言論,引得李邕不悅,雙方不歡而散。臨別,李白毫不客氣地寫(xiě)下了《上李邕》——“大鵬一日同風(fēng)起,扶搖直上九萬(wàn)里!弊肿智рx!據稱(chēng),此詩(shī)開(kāi)創(chuàng )了李白豪放詩(shī)詞的源頭。如今,南山之巔的大金鷹,是不是就是李白筆下的“大鵬”,不得而知。但我知道,我們走在南山上的某一步,興許可能與李白的某個(gè)腳印相重。


李白沒(méi)有遇見(jiàn)一米陽(yáng)光,想來(lái)不免遺憾。但李白留下的千古名句,卻光耀千古,激勵了無(wú)數人走出大山,闖蕩四海。每每憶及,無(wú)不肅然起敬。


“筆頭文字揮灑出胸中兵甲,勢帶破竹神麾掃宇;溪畔賓朋品評著(zhù)箋上辭賦,情追蘭亭曲水流觴!碑敃(shū)友古歷朗誦出這副對聯(lián)時(shí),我就知道,春天不是一種季節,而是一種心情。心懷一米陽(yáng)光,處處都是春天。


謝謝渝峰的分享。我帶著(zhù)滿(mǎn)格的電離開(kāi),奔赴星辰大海。


(來(lái)源:新重慶—重慶日報客戶(hù)端)

作者簡(jiǎn)介


李立峰,筆名山城之峰,中國攝影家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員、中國散文學(xué)會(huì )會(huì )員、中國詩(shī)歌學(xué)會(huì )會(huì )員、重慶市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員。已在《重慶日報》《重慶晚報》及各大網(wǎng)絡(luò )媒體發(fā)表文學(xué)作品200余萬(wàn)字,《檢察日報》《人民法院報》等發(fā)表新聞作品200余萬(wàn)字,在《中國攝影報》《重慶文藝》等刊發(fā)攝影作品100余幅。曾榮獲重慶市攝影藝術(shù)展覽金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