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(yè) > 文學(xué)天地 > 小說(shuō) > 正文

榮昌區清廉文化主題作品選

來(lái)  源:重慶作家網(wǎng)    作  者:殷賢華    日  期:2023年9月8日     

作者簡(jiǎn)介



殷賢華



殷賢華,中國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員,重慶市榮昌區文聯(lián)主席。

  已在《人民日報》《作家文摘》《北方文學(xué)》《芳草》及新加坡《新華文學(xué)》、美國《越柬寮周報》、瑞典《北歐時(shí)報》、加拿大《七天報》等國內外報刊雜志發(fā)表文學(xué)作品3400余件,出版小說(shuō)集《神旅》《天壤之別》《夢(mèng)中窺人》《金牌烏鴉嘴》等。有200余篇作品被《小說(shuō)選刊》《小小說(shuō)選刊》《微型小說(shuō)選刊》《讀者》等文摘類(lèi)紙媒轉載。自2011年起年年入選全國微型小說(shuō)年度權威選本及排行榜,部分作品入選全國各地中高考試題及教輔讀物。


1

《鐘》




  覃大爺看了看門(mén)牌號,感覺(jué)沒(méi)記錯,便摁響了門(mén)鈴。


  門(mén)一開(kāi),覃大爺樂(lè )了,喲,小光在家,看來(lái)大爺今天運氣不錯呀。


  小光露出驚喜的表情,哎呀,是覃大爺,快請進(jìn)快請進(jìn)!然后對著(zhù)廚房喊,小翠,覃大爺來(lái)啦,快出來(lái)打招呼……今天中午要多加幾個(gè)菜,我和覃大爺要喝幾盅!


  小光,大爺又不是外人,有啥吃啥,不用多加菜,別累壞了小翠,覃大爺樂(lè )呵呵地擺擺手,把一籃豬油泡粑遞到小光手上。


  覃大爺,您都好幾年沒(méi)來(lái)我家了,您能來(lái)我就歡喜得很了,哪用帶東西來(lái)?小光嘴上責怪著(zhù),卻歡歡喜喜地接過(guò)籃子。


  不礙事不礙事,你大娘昨天晚上親自做的,大娘知道你從小愛(ài)吃豬油泡粑。覃大爺邊說(shuō)邊坐下,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。


  兩人親熱地聊起來(lái):聊村里的池塘,聊小光小時(shí)候的調皮,聊小光偷李二嬸家的甜梨,被狗攆得滿(mǎn)村跑……聊到興致處,兩人都哈哈大笑。


  小光忽然想起臥室里有本相冊,里面保存了一些珍貴的老照片,便叫覃大爺進(jìn)臥室觀(guān)看。當看到有幾張照片竟然有自己的身影,覃大爺很高興。覃大爺忽然發(fā)現臥室里掛著(zhù)一口很大的鐘,發(fā)出滴答的聲響,不由得皺眉問(wèn),這是你買(mǎi)的?


  小光搖頭說(shuō),不是我買(mǎi)的,是我的老領(lǐng)導送的。


  送鐘?這不是很忌諱嗎?覃大爺一愣,況且,這鐘掛在臥室里,滴滴答答的,不影響你休息嗎?


  是呀,老領(lǐng)導送我的,真是這口掛鐘!小光收斂住笑容解釋說(shuō),去年,我接老領(lǐng)導的班,當上建設局局長(cháng),老領(lǐng)導便送這禮物表示祝賀。老領(lǐng)導說(shuō),建設局局長(cháng)位高權重,家里得有一口警鐘時(shí)刻在頭頂敲響。這鐘掛在臥室里,滴滴答答的,起初很不習慣,現在要是沒(méi)它的聲響,我可能還睡不著(zhù)覺(jué)呢!


  覃大爺聽(tīng)了點(diǎn)點(diǎn)頭,想說(shuō)什么,但又咽了回去。


  菜上桌了,覃大爺和小光推杯換盞,其樂(lè )融融。幾杯下去,兩人都有點(diǎn)醉了。


  覃大爺,您這次來(lái),是不是有啥事需要我幫忙?您說(shuō),只要不違反規定,我一定照辦!小光誠懇地說(shuō)。


  沒(méi)事,我就是來(lái)看看你和小翠,覃大爺遲疑了一下,擺擺手。


  小時(shí)候,我掉進(jìn)村里的池塘,是您把我救上岸的,您是我的救命恩人!小光打了一個(gè)酒嗝說(shuō),您這次來(lái),我猜肯定有啥事。您說(shuō),只要不違反規定,我一定照辦!


  覃大爺嘆了口氣,把酒杯放下說(shuō),真是什么事都瞞不過(guò)你這鬼靈精!那我直說(shuō)了吧,我想把老家翻修一下,但還差幾萬(wàn)塊錢(qián),想找你借。你二虎弟在外生意不好做,我指望不上他。


  哦,是這樣呀,小光松了口氣,拍拍胸脯說(shuō),我家里的積蓄不多,但幾萬(wàn)塊錢(qián)還是有的,您先拿去用!


  呵呵,那太好了,覃大爺露出滿(mǎn)意的笑容。


  一離開(kāi)小光家,覃大爺馬上給兒子打電話(huà),二虎,小光是個(gè)好干部!你那個(gè)工程隊,該干啥干啥,要走正道!我給小光借了幾萬(wàn)元錢(qián)……他不知道其實(shí)我今天不是來(lái)借錢(qián)的,這錢(qián)沒(méi)啥用處,一兩個(gè)月后我就給他還回去!





2

《畫(huà)》




  趙副局長(cháng)分管工程建設,可謂炙手可熱。趙副局長(cháng)無(wú)論視察哪塊工地,到哪個(gè)建筑公司調研,所到之處都前呼后擁,好不氣派。


  趙副局長(cháng)喬遷新居,局辦公室小李送了幅畫(huà)給他,一臉誠懇地說(shuō):“趙副局長(cháng),您是我的恩人,所以我量身定做為您畫(huà)了這幅畫(huà),希望您喜歡!”


  趙副局長(cháng)打開(kāi)一看,但見(jiàn)畫(huà)上一山、一馬、一人。但見(jiàn)那山極是陡峭,懸崖萬(wàn)丈;那馬傲立山之巔,前蹄飛起,似乎要騰空而去;那人騎在馬上,戴著(zhù)金邊眼鏡,身穿黑披風(fēng),脖子上圍著(zhù)藍圍巾……


  趙副局長(cháng)哈哈大笑:“看這裝束,這不是畫(huà)的我嗎?這畫(huà)有橫刀立馬的氣勢,我很滿(mǎn)意!”趙副局長(cháng)把畫(huà)收下,掛在了客廳里。


  這天,趙副局長(cháng)老父進(jìn)城來(lái)看望兒子,見(jiàn)了這幅畫(huà),臉色很冷峻。趙副局長(cháng)很納悶:“這是局辦公室小李量身定做為我畫(huà)的,小李是城里小有名氣的畫(huà)家,難道他畫(huà)得不好嗎?”


  老父斜眼瞟了一下趙副局長(cháng),生氣地回答:“我在鄉村中學(xué)當美術(shù)教師幾十年,怎么會(huì )看不出這畫(huà)的水平?只不過(guò)小李的真正用意,你懂嗎?”


  趙副局長(cháng)一愣:“啥意思?”


  老父嘆口氣,一字一頓地說(shuō):“小李這是在提醒你,要好自為之、懸崖勒馬!”


  趙副局長(cháng)一聽(tīng)勃然變色、暴跳如雷:“不可能吧?小李從鄉鎮調到局機關(guān),還是我向熊局長(cháng)推薦的呢,他難道恩將仇報?”


  老父用手點(diǎn)著(zhù)趙副局長(cháng)的鼻子,語(yǔ)重心長(cháng)地說(shuō):“兒哪,你怎么還不開(kāi)竅?你天天跟建筑老板打交道,你們暗中做了什么交易,你自己心里最清楚!這次我從鄉下趕來(lái),就是聽(tīng)到了你的風(fēng)言風(fēng)語(yǔ),來(lái)勸你懸崖勒馬的!小李是你的下屬,你對他有恩,他才采取這種委婉而善意的方式,給你敲警鐘!”


  趙副局長(cháng)鼻子里哼了哼,嘟噥道:“難怪這畫(huà)沒(méi)有標題,這小子……”


  不久,局機關(guān)一把手熊局長(cháng)東窗事發(fā),因受賄被免去職務(wù),開(kāi)除公職。趙副局長(cháng)驚出一身冷汗!他知道:要不是小李贈畫(huà)提醒,要不是聽(tīng)從老父勸告,要不是自己及時(shí)收手,其結果肯定和熊局長(cháng)一樣的下場(chǎng)!


  趙副局長(cháng)被組織上任命為一把手后,對小李更加賞識,加大力度培養。小李從局辦公室副主任做起,先后做過(guò)辦公室主任、副局長(cháng)、常務(wù)副局長(cháng)。到趙局長(cháng)年齡到點(diǎn)退位退休時(shí),趙局長(cháng)向組織上推薦小李做他的接班人,小李順利地當上了局機關(guān)一把手。


  卸任后的趙局長(cháng)一身輕松,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李局長(cháng)叫到家里吃飯。酒過(guò)三巡,趙局長(cháng)把當年那幅畫(huà)拿出來(lái),交到李局長(cháng)手里,鄭重其事地說(shuō):“這幅畫(huà)像副重擔,時(shí)刻壓在我肩上,提醒我做官清廉,如今我可以卸下了。我想把它回贈給你,時(shí)刻壓在你肩上,你懂我的意思嗎?”


  小李收斂住笑容,恭恭敬敬接過(guò)那畫(huà),感覺(jué)沉甸甸地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