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(yè) > 作家訪(fǎng)談 > 正文

一個(gè)寫(xiě)“草根”人物的暢銷(xiāo)作家

作者:尹小安

來(lái)  源:重慶作家網(wǎng)      作  者:本站    日  期:2023年5月26日      


“小橋老樹(shù)”的讀者群非常廣闊,每一本書(shū)幾乎上市便暢銷(xiāo),而他最新完結的《侯大利刑偵筆記》系列,僅在閱讀平臺上,讀者評論已超10萬(wàn)+。

18年前,暢銷(xiāo)書(shū)作家“小橋”還是重慶永川默默無(wú)聞的“張兵”。一切轉折,來(lái)自他以個(gè)人經(jīng)歷創(chuàng )作的《侯衛東官場(chǎng)筆記》,這部小說(shuō)讓無(wú)數讀者記住了“小橋老樹(shù)”這個(gè)筆名。

可以說(shuō),張兵參與和見(jiàn)證了中國網(wǎng)絡(luò )文學(xué)的“狂飆”時(shí)刻。如今,作為重慶文學(xué)院院長(cháng),他更看重的是,寫(xiě)作是否真正具有時(shí)代精神!安还軐(xiě)什么題材,都要成為對時(shí)代的一種記錄!彼f(shuō),“我筆下所有主人公都是草根出身,勇敢、拼搏,這種精神與時(shí)代相契合,也寄托了我的一些理想!

沒(méi)想過(guò)有一天會(huì )成為“作家”

35歲之前,張兵根本沒(méi)想過(guò)自己有一天會(huì )成為“作家”,人到中年利用休息時(shí)間去寫(xiě)小說(shuō),也有小時(shí)候母親潛移默化教育的影響:“母親當過(guò)語(yǔ)文老師,小時(shí)候常聽(tīng)她讀書(shū)講故事;上了小學(xué)以后,時(shí)常會(huì )帶我們去郊游,郊游回來(lái)便督促我們把見(jiàn)聞?dòng)涗浵聛?lái),寫(xiě)成作文!

大學(xué)畢業(yè)后的張兵,工作分配重慶市永川區,做了很長(cháng)時(shí)間的駐村干部,這段經(jīng)歷為張兵之后的寫(xiě)作產(chǎn)生了深遠的影響。

“我沒(méi)有其他業(yè)余愛(ài)好,除了工作就喜歡讀書(shū),最?lèi)?ài)看的書(shū)是金庸的小說(shuō)!笨吹枚嗔,也有故事想要講,在這一時(shí)期,張兵開(kāi)始利用業(yè)余時(shí)間進(jìn)行小說(shuō)創(chuàng )作!

他先是模仿黃易的《尋秦記》,寫(xiě)出了一部穿越架空小說(shuō)《黃沙百戰穿金甲》,小說(shuō)描寫(xiě)了主人公侯大勇回到五代后期,經(jīng)歷艱苦創(chuàng )業(yè),創(chuàng )建了一支威震天下的軍隊,收復漢唐河山。“剛開(kāi)始寫(xiě)得非?,每天下班回家吃過(guò)飯就開(kāi)始坐在電腦前,周末和節假日也從不休息,寫(xiě)到二十多萬(wàn)字時(shí)我給了網(wǎng)站的編輯,但被退了回來(lái)。那時(shí)候想著(zhù)必須得寫(xiě)完,一直寫(xiě)到50萬(wàn)字時(shí)再給編輯,就可以簽約了!

這部作品點(diǎn)燃了張兵對創(chuàng )作的熱情,因為對基層生活的了解,他決定第二部作品就寫(xiě)自己擅長(cháng)的現實(shí)題材,講述大時(shí)代下小人物的奮斗“故事”。

于是《侯衛東官場(chǎng)筆記》就這樣登場(chǎng)了。

在最初,這部作品一度并不被編輯和同行看好:“一開(kāi)始叫《向上的階梯》,編輯覺(jué)得標題的賣(mài)點(diǎn)不夠清晰,那會(huì )兒有作者QQ群,其他作者也覺(jué)得這部小說(shuō)沒(méi)有讀者喜歡的要素。當時(shí)純現實(shí)題材小說(shuō)在網(wǎng)絡(luò )文學(xué)作品中確實(shí)比較少見(jiàn),趨勢不討好,所以市場(chǎng)前景并不樂(lè )觀(guān)!

白天兢兢業(yè)業(yè)工作,夜晚認認真真創(chuàng )作

以個(gè)人經(jīng)歷為主的《侯衛東官場(chǎng)筆記》對張兵來(lái)說(shuō)更像一本自傳:“從20世紀九十年代開(kāi)始,我經(jīng)歷了那個(gè)時(shí)代年輕人最普通的成長(cháng)軌跡:高考、落榜、復讀、大學(xué)畢業(yè)、分配工作,從鄉鎮到機關(guān),再從機關(guān)到一線(xiàn)部門(mén)。我最大的收獲就是近距離觀(guān)察到從20世紀80年代末到如今基層最鮮活的變化!

原本并無(wú)把握這部作品是否會(huì )被讀者接受,寫(xiě)著(zhù)寫(xiě)著(zhù),連載到第二個(gè)月時(shí),張兵發(fā)現文章后面的評論多了起來(lái)。因其故事入木三分的刻畫(huà),甚至有網(wǎng)友熱心地在百度上給“侯衛東”創(chuàng )建了個(gè)詞條,每年搜索引擎發(fā)布網(wǎng)絡(luò )小說(shuō)搜索榜,“侯衛東”也排進(jìn)了前十。

2010年是張兵創(chuàng )作收獲最大的一年:讀客文化出版了《侯衛東官場(chǎng)筆記》,一上市即暢銷(xiāo)百萬(wàn),被網(wǎng)友們評為“中國官場(chǎng)通俗教科書(shū)”;《決策》雜志把“侯衛東”評為“對青年影響最大的虛擬人物”。這一年,小橋老樹(shù)以190萬(wàn)元的版稅首次登上作家富豪榜,引起媒體關(guān)注。

《侯衛東官場(chǎng)筆記》的暢銷(xiāo)讓“小橋老樹(shù)”囊獲無(wú)數獎項,除了“最受歡迎的官場(chǎng)小說(shuō)”獎,20134月,憑借《侯衛東官場(chǎng)筆記》獲首屆“西湖·類(lèi)型文學(xué)雙年獎”銅獎,該獎項被譽(yù)為玄幻、懸疑等類(lèi)型文學(xué)圈的“茅盾文學(xué)獎”。他坦言:“我寫(xiě)《侯衛東官場(chǎng)筆記》,就是想通過(guò)侯衛東來(lái)折射這個(gè)時(shí)代,書(shū)中有數百個(gè)人物,他們共同構成了這個(gè)時(shí)代絢麗的畫(huà)卷!

一直隱藏的作家身份被媒體曝光以后,同事們也成了張兵的讀者,其作品中人物的勵志故事甚至鼓舞了很多年輕人。但張兵認為:“小說(shuō)畢竟是小說(shuō),創(chuàng )造的虛構世界與真實(shí)世界有明顯區別。藝術(shù)真實(shí)不等于現實(shí)真實(shí),在小說(shuō)中加入自己個(gè)人的知識、視角、情感和價(jià)值觀(guān)等,恰恰是超越平凡現實(shí)的必然,進(jìn)而探討人性,研究復雜社會(huì ),給人以夢(mèng)想、以希望、以安慰、以啟示、以教育!

拋去這些身份,張兵的生活和以前一樣,白天兢兢業(yè)業(yè)工作,夜晚認認真真創(chuàng )作:“人和人的不同不在于上班八小時(shí),而在于下班后做什么。若是一個(gè)人把所有業(yè)余時(shí)間都用在某一件事情上,我相信絕大多數人都能在五六年內,在某一個(gè)專(zhuān)業(yè)做出成績(jì)!

從官場(chǎng)到刑偵,他在寫(xiě)自己的故事

相比而言,張兵更喜歡“小橋老樹(shù)”的作家身份。

在《侯衛東官場(chǎng)筆記》的后記中他寫(xiě)道:“小橋本人因為侯氏家族的成功而改變了人生道路,獲得了不錯收入,徹底由一個(gè)行政干部變成了寫(xiě)作者。寫(xiě)作,將是小橋的終生職業(yè)!

2013年,張兵從永川區市政園林管理局調到區文聯(lián)任副主席,有了更多創(chuàng )作空間。此后他又創(chuàng )作長(cháng)篇勵志小說(shuō)《侯海洋基層風(fēng)云》系列,繼第三部作品《奮斗者:侯滄海商路筆記》入選2017年中國網(wǎng)絡(luò )小說(shuō)排行榜,獲得首屆泛華文網(wǎng)絡(luò )文學(xué)“金鍵盤(pán)”獎后,張兵并不滿(mǎn)足于市場(chǎng)和讀者塞給他的那些標簽,憑借出身于警察世家,曾在政法系統工作近十年的經(jīng)驗,轉向刑偵題材的創(chuàng )作。

他跑檔案館,走訪(fǎng)一線(xiàn)警察,父親和哥哥的工作筆記也成了他的寫(xiě)作“素材”,《侯大利刑偵筆記》系列自此誕生!熬W(wǎng)絡(luò )小說(shuō)看似門(mén)檻低,但就現實(shí)題材創(chuàng )作而言,如果不來(lái)源于生活,創(chuàng )作的題材和思路慢慢就會(huì )受到局限,僅憑橋段無(wú)法呈現創(chuàng )作的深度,真正的網(wǎng)絡(luò )文學(xué)創(chuàng )作更考究作家對寫(xiě)作領(lǐng)域的拓寬,對某個(gè)行業(yè)的鉆研度!

2008年開(kāi)始“巴國侯氏”的創(chuàng )作,小橋老樹(shù)一共創(chuàng )作出四個(gè)系列:《侯衛東官場(chǎng)筆記》《侯海洋基層風(fēng)云》《奮斗者:侯滄海商路筆記》和《侯大利刑偵筆記》,皆以20世紀90年代初到現在為時(shí)間背景,四個(gè)系列的主人公為侯氏家族子弟:“這些子弟有著(zhù)不同的家庭背景,卻都有百折不撓的奮斗精神,這也正是‘巴國侯氏’系列作品的精神內核!

2023年,張兵擔任重慶文學(xué)院黨支部書(shū)記、院長(cháng),正忙著(zhù)寫(xiě)新的作品,主人公名叫侯大海:“從我在電腦上敲下‘侯衛東’的時(shí)候,我也沒(méi)想到侯衛東、侯海洋(王橋)、侯滄海、侯大利、侯天明等人物,共同構成了侯氏家族龐大系統。事實(shí)上侯氏家族是千千萬(wàn)萬(wàn)個(gè)普通家族的代表,在我的創(chuàng )作中,侯氏家族最終形成一株家族大樹(shù)。在《巴國侯氏》大系里,所有的男一號都姓侯,所有女一號都姓張,這是對自己人生選擇的致意! 

作家簡(jiǎn)介張兵,筆名小橋老樹(shù),中國作協(xié)會(huì )員,重慶作協(xié)副主席,重慶文學(xué)院黨支部書(shū)記、院長(cháng)。著(zhù)有《侯衛東官場(chǎng)筆記》《侯海洋基層風(fēng)云》《奮斗者:侯滄海商路筆記》《侯大利刑偵筆記》等多部暢銷(xiāo)書(shū)。2012年《侯衛東官場(chǎng)筆記》榮獲浙江省作協(xié)、《文藝報》等單位聯(lián)合評選的西湖·類(lèi)型文學(xué)雙年獎銅獎。2017年《奮斗者:侯滄海商路筆記》入選2017年中國網(wǎng)絡(luò )小說(shuō)排行榜,2018年《奮斗者:侯滄海商路筆記》獲首屆華文網(wǎng)絡(luò )文學(xué)金鍵盤(pán)獎。其刑偵書(shū)籍《侯大利刑偵筆記》廣受好評。

 

來(lái)源:新華網(wǎng)客戶(hù)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