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(yè) > 新聞中心 > 視聽(tīng)美文 > 正文

美麗重慶|劉江生:相伴渝水◎朗誦:潘光玲

來(lái)  源:重慶作家網(wǎng)      作  者:劉江生    日  期:2021年10月8日      

 

成熙退休10年了,約我走嘉陵江游長(cháng)江,我欣然答應。我們對母親渝水情有獨鐘,能以朝拜者的心情成就神性的力量的召喚,完成一次靈魂的洗禮。穿過(guò)時(shí)間,看滄桑;在河流,我們就是“船”。


讓四月成為喝干的酒瓶,我們在合川坐上“嘉陵2號”,開(kāi)懷暢飲起來(lái)。世事如水,想到秦嶺代王山,山泉跌宕奔流,途經(jīng)川渝為嘉陵江,成就了釣魚(yú)城,不由敬上一杯。蒙哥大汗戰死,延緩南宋滅亡,緩解歐亞戰禍。那出沒(méi)江波的漁翁,可是守軍的后裔。


沿岸風(fēng)景,有浪花的庇護。我和成熙是發(fā)小,曾在嘉陵江邊挑過(guò)河沙,篩過(guò)石子,打過(guò)豬草,也有咀嚼過(guò)一鍋野菜的心酸。鳳棲沱打水船的斜對岸,曾有農藥廠(chǎng)和養豬場(chǎng)排放的污水。


災荒年后,成熙考上了河運校,當上水手。他跑下江船,總能讓我在朝天門(mén)接到一些驚喜。一條干魚(yú),能讓一家人幸福好多天。他心有千里航線(xiàn),也寫(xiě)下了《航標燈》《絞灘》的詩(shī)歌。


春風(fēng)駘蕩,那升起的炊煙有故鄉的往事。我的父親曾與我們把酒,談?wù)撧r事,還有變幻不定的氣候。我說(shuō):“這酒真好,有十五六年吧?”成熙湊趣:“記得上世紀70年代末,駁船才使用上半導體喇叭和拖輪通話(huà);到80年代末,三峽才有第一條旅游船!


“摸到石頭過(guò)河!睍r(shí)間的流程明亮,馳騁的空間足夠凝重。我們在船上觀(guān)光兩岸風(fēng)情,見(jiàn)證過(guò)那鋼廠(chǎng)、造紙廠(chǎng)的破產(chǎn)及搬遷,梁沱水廠(chǎng)的誕生。物競天擇,兩岸綠林成蔭,高樓顯影,鳥(niǎo)兒的通訊地址,指為家鄉。


如今的磁器口古鎮,圖的是風(fēng)情。豬蹄子、陳麻花、劉一手火鍋,有著(zhù)大聲的占有和香甜辣的邀請。廟會(huì )香火正旺,以一樣的語(yǔ)調,染上不同的口音。我們秉持一切動(dòng)詞上路,是想嘗一嘗,一條通往未來(lái)的石板路,它究竟是什么味道,抑或,它究竟有多少味道,混在人世的一日三餐中。


訪(fǎng)友,在重慶文史館員萬(wàn)樹(shù)家喝酒,我乘興書(shū)寫(xiě)“臨風(fēng)一曲齊天樂(lè ),流水終年大地春”相贈。萬(wàn)樹(shù)說(shuō):“而今老去的是時(shí)間,不老的仍是充滿(mǎn)陽(yáng)光的心。并行且珍惜”。記得1981年,我在《重慶日報》發(fā)表了長(cháng)詩(shī)《在黨的旗幟下》,配圖為萬(wàn)樹(shù)的國畫(huà)《萬(wàn)水千山》。他送我 “庭前千桿樹(shù),家藏萬(wàn)卷書(shū)”的國畫(huà)。我們感到又一春的記憶最美。


嘉陵江匯入長(cháng)江,朝天門(mén)到了。兩江潮,潑濺有韻,去留隨意,看南岸北岸街市熙熙攘攘,燈的海洋,光的世界,使得朝天門(mén)碼頭像一艘金碧輝煌的大輪船,蓄勢待發(fā)。遠方,長(cháng)笛嘶鳴,滿(mǎn)載貨物的拖輪一趟趟穿連。


起早。換上長(cháng)江2號去讀長(cháng)江。喝牛奶,吃了面包。銅鑼?shí){在望!翱,幾只鷺鷥在低空跳舞、盤(pán)旋、下滑,靠近了南山草色! 成熙遞過(guò)望遠鏡:“這次到楊柳村,肯定能吃到麥穗魚(yú)、翹嘴紅鯉”。江波浩蕩,水質(zhì)清潔。太陽(yáng)那明亮的眼睛總是那樣柔和,那樣聚精會(huì )神。


靠著(zhù)船舷打開(kāi)作家德萊塞的書(shū),看到“你得強韌、熱切、堅定、有節制,如果你想富裕的話(huà),然后還得用同樣的品質(zhì)來(lái)保持住它,你不能松懈”的句子,我想到熱愛(ài)母親渝水,實(shí)際也是要求從我們每個(gè)人做起,讓水質(zhì)是一連串有規范的發(fā)展。


參觀(guān)白鶴梁水下博物館,成熙感慨: 2020年夏天,長(cháng)江洪峰逼人,為保中下游平安無(wú)事,三峽大壩促使重慶水位創(chuàng )歷史新高。重慶沿江損失嚴重,但毫無(wú)怨言;高風(fēng)亮節,美的就是不忘初心,心有大中國。


大寧河如煙如霧,凌虛飄逸,水清見(jiàn)底,毫無(wú)濁跡。船靠翠綠堤岸,板罾捕魚(yú)的老翁認識成熙,接談了興奮。兩岸蓊郁的灘林青翠深深淺淺,間有絳紅鵝黃,可入油畫(huà),也可成潑墨。老翁請我們到楊柳村喝酒,真是吃到了麥穗魚(yú),大口鯰魚(yú),價(jià)錢(qián)不貴。我們喝的是詩(shī)仙太白,這酒與金江津酒都是渝水佳釀,都是年產(chǎn)量上萬(wàn)噸。楊柳村是唐代劉禹錫寫(xiě)竹枝詞的地方。


老翁的兒子說(shuō): “政府每年為庫區投放了大量魚(yú)苗,有鰷魚(yú)、黃顙魚(yú)、鯪魚(yú)、大口鯰魚(yú)、團頭魴、鱖魚(yú)、中華胭脂,還有少量中華鱘!叭龒{博物館應該開(kāi)設水族館。不遠處,魚(yú)!銀質(zhì)的嘣響聲驚喜多少欲望的注視。成熙來(lái)了詩(shī)性:“水靜星辰靜,水動(dòng)萬(wàn)物蘇。渝水是自由之水,生命之水,陽(yáng)光之水!


在巫山博物館,遇見(jiàn)了劉旗。他是重慶市文旅委主任,我們曾是一個(gè)工廠(chǎng)處室的同事。他在信步中表達道:“重慶是一張世界級的旅游名片,而三峽則是文化氧吧。我們有能力將‘巴蜀文化旅游走廊’建成世界級文化旅游品牌。巫山72峰,感情只是一張票的距離!


船過(guò)西陵峽,我想尋找古時(shí)歐陽(yáng)修托蘇軾捎回急流水的地點(diǎn),該水泡茶上乘。史話(huà)表征了對文化人的敬意。重慶直轄前,我曾以重慶市作協(xié)副秘書(shū)長(cháng)的身份,曾陪同葉辛、舒婷等人到三峽采風(fēng)。舒婷寫(xiě)的《神女峰》詩(shī),讓世人叫絕。


成熙干長(cháng)航業(yè)往返渝水,愛(ài)人在他的肩頭痛哭又豈止一晚。以波為船,以風(fēng)為歌,渝水洗滌的靈魂,也是我們的性格。你的河能讓你理解美,我理解包括自己在內的自然萬(wàn)物存在的價(jià)值。


酒干還能買(mǎi)。三兩對二兩,糾纏筆峰的心境。擊水千里,逢盛世,想到習近平主席曾對保護好母親河和三峽庫區的指示,不由增添了熱力。江鷗繞著(zhù)船舷飛,有著(zhù)順暢的選擇和歡喜。


三峽水電站歷歷在目了。鷹在丈量浪花和飛翔的距離。一道大水,就是遼闊。你有熱力念,我們還你一世情緣。后浪推前浪,生生不息,仍是我們敘述的主體。長(cháng)江流經(jīng)渝州,融納巴山千百條水系,共稱(chēng)渝水,唱響的是主旋律。

 

作者簡(jiǎn)介

朗誦:林菲兒   重慶電視藝術(shù)家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員、菲兒電臺創(chuàng  )始人,國際廣播電臺駐重慶特約主持、參與錄制中國廣播電視總臺大型文藝節目《朗讀者》等節目.jpg

江生,資深傳媒人,中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員,重書(shū)法家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員,市影學(xué)學(xué)會(huì )務(wù)會(huì )長(cháng)。曾在全國上百家報刊雜志發(fā)表過(guò)文學(xué)作品,30多次獲獎,有著(zhù)作9部出版,4部獲獎。曾被中華愛(ài)國工程聯(lián)會(huì )、中學(xué)藝術(shù)基金會(huì )授予“中國時(shí)代新人物大型活動(dòng)十佳作家”稱(chēng)號。

 

朗誦者簡(jiǎn)介

朗誦:林菲兒   重慶電視藝術(shù)家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員、菲兒電臺創(chuàng  )始人,國際廣播電臺駐重慶特約主持、參與錄制中國廣播電視總臺大型文藝節目《朗讀者》等節目.jpg

潘光玲,大學(xué)本科學(xué)歷,中共黨員。重慶市教育科學(xué)研究院副研究員,中央教科所藝術(shù)教育研究中心專(zhuān)家組成員,從事學(xué)前教育、小學(xué)藝術(shù)教育研究20余年,主持多項相關(guān)市級課程研究和教材編寫(xiě),10余項研究論文發(fā)表及研究成果、論文獲教育部、市教委、中國學(xué)前教育研究會(huì )一、二等獎。